【文字實錄】第83期 參加“藝考”的寧波驕子為何不回家

http://www.cnnb.com.cn  中國寧波網  2017年06月07日 09:12

  皓哥:家事、國事、天下事,有事說事;熱點、難點、關鍵點,畫龍點睛。這里是三哥演義,我是皓哥。

  一休哥:我是一休哥。

  江偉哥:我是江偉哥。

  皓哥:“六一”一過,咱們就迎來“高考季”。

  江偉哥:嗯,很快。

  皓哥:人生在這個時期,好像跨度挺大。

  江偉哥:嗯。

  一休哥:嗯。

  皓哥:上半年,不是“三八”,就是清明,都是這個。有時候成就不是怎么樣,但是下半年,你看,過了“六一”就是“七一”,兒童節一過,就是建黨、建軍,然后建國。大事情都在下半年。

  一休哥:所以六月份是轉運月。

  皓哥:我們談談下半年,實際上所有的積累都在6月8號高考一來,孩子就牽動千家萬戶。但是今天我們也不一定說那么聚焦高考和人生,主題太大了。

  江偉哥:嗯。

  皓哥:看看今年我們“一都三城”,和藝考,今天坐著一個藝考成功的父親。

  江偉哥:高考家長。我們錄節目的時候,正是我們的孩子參加高考。今年參加高考。今年是恢復高考40年,所以最近一段時間,很多們在回憶自己的高考,對人生的轉折。畢竟現在雖然有這么多的選擇,出國留學,其他很多路徑,很多成功的路徑,但高考對職業的選擇、專業的培養,還是很關鍵的拐點性質的。

  皓哥:對。小到一個個人、家庭,大到不同時期,經歷了高考,高考以后學習和分配,這些年,整個跨度,40年當中變化非常大。

  江偉哥:非常大。

  皓哥:今天,我想一般的高校,清華、北大,我們就不談了。這一兩年以來,藝術類的考試。

  江偉哥:比較熱。

  皓哥:真的是感覺越來越熱了。而且寧波出去的人才也越來越多了。

  一休哥:剛才皓哥說的藝考,每年的新聞,電影學院。

  皓哥:人頭竄動。

  一休哥:這些小鮮肉,一抹亮色,都成為新聞的要點。過去叫過獨木橋,我們奔著高考,能夠上學校,那就好了,F在開始選擇。

  江偉哥:是的。

  一休哥:有去出國留學的,還有一部分去考職業技術學校的,再有一部分是通過藝考的方式走人生規劃。這實際上就跟一個城市的定位有關系,我們也發現,很多邊遠的地區,農村或者是其他二三線城市,還是以原先的高考為準。我們考文理科,學好數理化,走邊天下都不怕。但一二線城市很多都有多元的選擇。這個選擇跟后面有一個關系,就是它的培訓體系和城市的產業定位都有關聯了。比方說,藝考里音樂,江偉哥的小孩兒,突然發現他有另外的天賦。

  江偉哥:不是突然發現。包括皓哥,也是他的輔導老師之一。

  一休哥:之一,之一。

  江偉哥:播音的。剛才一休哥講到的,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大城市對文化消費。包括前幾天,我在跟音樂界的一位前輩在聊,他也談到這個問題,房子買了,車買了,整個溫飽結束以后,消費什么?消費文化。所以現在在一二線城市,文化產業、文化消費,整個所演藝的,藝術類的培訓、藝術類的消費市場越來越大。

  一休哥:其實像高考,過去是選學校,現在開始選專業。

  江偉哥:現在高考改革本身就是這個方向。所以今年高考很特殊,今年2017年是上海和浙江的高考試點,同時剛才講了,又是恢復高考40周年。整個顯得時間節點比較特殊,尤其是現在講到選專業,這批學生可以同時報80個平行志愿。當然,得你先選擇專業,來避免以前說服從分配,服從,結果選了自己并不喜歡的專業,最后整個人生或者后面也很懊悔,F在他鼓勵孩子,先選擇你的興趣方向。

  皓哥:所以剛才兩位都談到這塊。從過去人才匱乏,高校一畢業之后都包分配,到后來很多時候,大家糾結人才的培養方向和教學改革,F在比較落地了,因為他直接進入到人才職業規劃,這里面像我們剛才說的藝考,他有他更廣闊的未來,從事的藝術創作、行業。剛才講到藝術類、文化類的消費市場,影視、音樂,包括書香。

  一休哥:今天有一個榜單,榜單里面收入最高的是IT,互聯網+嘛。其次是資本運作的金融。但我們也發現一個,藝考和文化產業相關的就是+文化,這一類人大量稀缺。過去我們只學一種樂器,現在你不僅要學習樂器,還要學知識產權的IP,要學內容+。我知道江偉哥的孩子有一個專業,可能以前是導演,又有多媒體。

  江偉哥:現在新專業延伸的很多,我有一個朋友在美國學,他就學一個專業,擬音專業,全球最牛的。這個擬音專業就是全部用數字化都能解決所有的音效問題。

  一休哥:我是做專業音響的,過去的音響就像手機一樣,模擬,就是模擬,F在到數字,數字的編輯跟互聯網+就有非常大的關聯。我們講擬音的技術里,有很多音效處理,有一個叫杜比的。

  江偉哥:杜比環繞。

  一休哥:這些過去靠模擬是無法達到的,技術達不到,現在靠數字可以達到了。我們講的3D也好,VR也好,這種數字化的內容,音樂的創作,不僅僅是彈一個琴就可以的,他在彈琴的基礎上還要對數字化的東西有聯系,這個聯系就跟產業有關系。我們講QQ音樂,還有一個叫網易音樂、阿里音樂,像類似的東西是互聯網的人和音樂人結合起來,做成一個非常大的產業。我知道網易最賺錢的是網易的音樂,也就是說從游戲行業到音樂產業,我們現在也看到寧波在做“音樂之城”。

  江偉哥:音樂港。

  一休哥:音樂港。音樂港就要有非常多的人才,比方說音樂經紀人,音樂數字內容的制作者,還有IP的整個轉換。

  江偉哥:一休哥一講,就講到了我接觸的過程中,因為工作的原因,最近和“一都三城”的相關項目接觸的比較多。我有一個很明顯的感覺,缺兩類人。第一類,我們缺對行業有了解、有研究,甚至缺乏系統培訓的官員。我覺得現在城市做了這個定位,“一都三城”,我們就像搞運動一樣,全都上。但你對行業、產業的分布、發展的趨勢,我覺得現在在轉型的過程中不了解是必然的過程,所以這個時候要加強培訓,我甚至覺得都應該開一些針對官員的EMBA的班,專門是做產業方面的。第二類缺的是什么人呢?我們要運作這個地方,今天我們談高考的事情,寧波的教育基礎,包括考出去的這些孩子都非常優秀,但是我們又問一個問題,多少人回來了?

  皓哥:怎么回來。

  江偉哥:恰恰是很多很優秀的孩子,尤其是在藝術文化領域,這些孩子出去了以后沒有回來。一方面當然是這個現狀,產業、行業土壤的問題。第二個方面,是不是也需要相關部門開始著手考慮,怎么樣對一些還沒有成才、成名的藝術人才出臺一些政策。我們現在很多,什么3315,大師工作室等等,都是對別人說,已經成功了,我們求菩薩、拜菩薩那樣請來。但是他呢?來了沒有把根扎在這里,只不過是我們看起來表面很繁榮,當然我們皓哥這兒也有大師工作室,他盯著呢。我講的這是一個現象。

  一休哥:實際上也是這樣的。傳統的怎么去傳承?在創意到創新,再到創業,這條產業鏈上怎么樣打通、用什么去接?一定是數字化的互聯網新技術去接。

  皓哥:你說的這個數字化,第二次便提到這個,我覺得特別正確。他對行業發展前瞻性的敏感,去年我們參加了一個全球的海內外華人青年藝術家的交流平臺,其中就是你剛剛說的,包括網易藝術頻道總監,各大門戶網站,都開了藝術類的窗口,專門有這個頻道。藝術類頻道而且都是非常接地氣,有的是直接涉及到人才的,有的是涉及到活動的,有的是進入到家居的,今后這些文化類的消費、藝術類的消費,肯定是非常值得期待。

  一休哥:我們知道,包括皓哥,皓哥讀書嘛,現在很多的形式都接到數字化的,直接一個APP就出去的,內容非常便捷。

  皓哥:小程序,微信都能走。

  一休哥:對。我們講寧波要打造“一都三城”,我們講面上的東西都有了,基礎也有了,也就是可做的可行性有了,怎么做是一個問題。第一步,我覺得市場需求是廣大的,我看寧波很多藝術培訓的學校和機構。

  皓哥:越來越多。

  一休哥:星羅棋布。我看很多地方。

  江偉哥:都落戶了,包括煤礦文工團也來了,烏克蘭的芭蕾學校也來了,等等,很多。

  一休哥:這和寧波人均GDP有關聯,到了這個階段。再有就是我們要去梳理,就像江偉哥現在在做的一件事情,寧波音樂幫有多少人。

  江偉哥:前不久,我們在朱山公園做了一個音樂名家產,邀請了七戶人家這次遷回來,市里、江北、海曙都很重視,現在有關部門也有這個想法,在合適的時候召開一次音樂寧波幫大會。繼寧波商幫、寧波院士幫之后,音樂寧波幫其實也是一種文化現象。所以其實剛才講到要用好一些人,我覺得這些就是故人。他的根在這里,從這里出發。我們在接觸的過程中,我們感覺他們對這個城市,包括現在的定位非常有感情,包括我們做的一些小的細節,這些家人來了以后,直接抹眼淚、掉眼淚,因為他也發現,他的根、魂在這里,雖然他在外面發展很好。這是屬于故人。還有就是剛才講的新人,你不能指望一開始都是截胡,老是盯著成功人士、成功企業。我覺得就像小麥種子發芽一樣,你要肯播種,然后才能肯收割,這是自己的自留地的。

  一休哥:一個東西結合的非常好,之前寧波挖掘了“十里紅妝”的歌舞劇,走向世界。

  江偉哥:嗯。

  一休哥:皓哥就把資源挖掘出來了。第二個是屠呦呦。

  江偉哥:之前是“向東是大!。

  一休哥:呦呦鹿鳴,歌劇,首部歌劇。把名家資源、名人資源,跟寧波的產業、寧波的音樂行業做一個對接,有一個創新。

  江偉哥:對,所以那天在現場的時候,大家在開玩笑,因為我們帶整個音樂名家去看呦呦鹿鳴,說今天是音樂寧波幫向科技寧波幫以音樂的方式致敬的一次觀禮。

  一休哥:我就覺得什么創新,我們也看到,在舞劇里看到很多關聯產業生態,比方說舞美。舞美的再造跟交響樂團的結合,這些東西需要有創新、創業。

  江偉哥:我發現你講的這個觀察非常好,從大IP的角度來講,屠呦呦,不用講了,諾獎獲得者。歌劇,這是寧波以前所沒有的,自創的歌劇。和寧波交響樂團,成立也不過一兩年的時間,這次做結合,而且和這幾年在演出市場開出一個通道的演藝集團,他將這些元素,這些元素都是跨界元素,一下組成一個新的。

  一休哥:讓人眼睛一亮的感覺。

  江偉哥:對。同時借助十九大,作為十九大的獻禮劇目。他有了多維度的,包括你所講的創編團隊,既有本土的,也有在全國甚至是在國際上有影響的,把它做了整合。

  一休哥:我想這是寧波有容乃大、包容萬千的城市特質。寧波是一個海港,為什么叫音樂港?音樂港實際上就是我們有容乃大,可以匯集。所以缺什么,我們要補什么。這次我們也發現舞美,寧波沒有很多知名的舞美公司。

  江偉哥:一休哥,如果給你一種角色和身份,你置換一下,如果你現在是音樂港的負責人,你覺得哪些方面,你可以有一些謀劃呢?

  一休哥:我覺得第一要把基礎數據梳理清楚。

  江偉哥:就是家底。

  一休哥:我們有多少家底,要摸清楚。我們有多少人。

  江偉哥:多少產業。

  一休哥:音樂幫,資源的挖掘,既向外挖掘,也向內挖掘。像皓哥這樣的,音樂讀書人有多少,我們講的音樂制作人有多少、音樂培訓機構有多少,我們要把這些梳理起來。

  第二,按照核心產業、關聯產業、外圍產業。

  江偉哥:輕重緩急要分一分。

  一休哥:要分。比方說數字內容的出版行業。

  江偉哥:你的突破點在哪里?

  一休哥:音樂圖書有沒有出版,IP的重新再造。第二,我們有專業音響的生產制造企業,有多少?我們也知道,有海龍鋼琴、有韻聲(音譯)、音王、大風,這些是在國內的音樂產業有一定影響力的。再有就是廣播電視音樂,我們缺的是什么呢?可能就是互聯網數字平臺基地。

  江偉哥:包括相關的版權交易。

  一休哥:版權交易,對。你要把音樂港做出來,形式沒有問題的。我覺得既然網易可以在廣州、阿里可以在杭州,那為什么不在北京呢?這些東西也就可以在寧波可以搞。

  江偉哥:所以講圈層。

  一休哥:對,圈層。高考,我知道,寧波學音樂的非常多,有大量的人當老師。

  皓哥:我們也有不回來的,像陳大剛(音譯),寧波音樂家協會主席他兒子,就是在北京教書嘛。

  一休哥:在北京教書,我知道寧波最近有一個大學是蘇州的,研究海洋經濟的,他為什么到寧波來呢?

  皓哥:寧波靠海啊。

  一休哥:他因為在寧波大學,研究了海洋經濟,他成為國家的棟梁之一。這也是40年高考里面回憶的非常典型。

  江偉哥:就是要找結合點。剛才一休哥也講了,我覺得現在音樂一開始謀劃的時候可以大而全,尋找一個突破口,但經過一個階段,一定要沉淀下來。我們現在一講謀劃,很多,我們有音樂港,我們要建新的音樂廳,我們要搞音樂博物館,我們要搞音樂小鎮,我們要搞音樂創客,要搞音樂幫大會,一系列謀劃的東西很多,但是這些東西有一些是硬件,有一些是軟件,但更多的是沉淀為一種音樂文化產業今后的生產力,甚至要去突破和發展一些新的音樂產業的企業。

  一休哥:其實,寧波的很多企業都在謀劃,做跟音樂有關系的事情。比方說,絲路音樂,包括我們講很多企業怎樣搭上“一帶一路”的快車,我們通過一種文化的形式怎樣注入,它有內需。我們有沒有這樣的海絲音樂節,我也知道現在在謀劃。

  還有一個是東南佛國的佛教音樂。

  江偉哥:你講到的,在寧波基地音樂名家里,有一些是專門做佛教音樂研究的。

  一休哥:對,這個要挖掘。

  江偉哥:把它特色化。

  一休哥:把它特色化。因為寧波是影視城,音樂和影視的結合。

  江偉哥:哎呀,你這又說對了,寧波籍有一個著名的指揮家姚光榮,是中國電影音樂的領軍人物。

  一休哥:對啊。就所以說,你把家底先摸清楚。

  江偉哥:然后找突破點。

  一休哥:找關聯點,把資源挖掘起來。第二個工作就是怎么樣配置資源。

  江偉哥:對,你看,對音樂港。

  皓哥:一說,都很有研究。

  江偉哥:都這么深刻,我們和皓哥都應該推薦他作為候選人啊。

  皓哥:其實像寧波,無論是電影,因為電影是綜合的藝術,電影最早在國內興起和寧波有關聯,早期的電影音樂和寧波也是相當有關聯。

  江偉哥:差一個因素,講到電影音樂,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首唱其實就是寧波人袁牧之,他在當時電影的片段中,最先的《義勇軍進行曲》,他是首唱。所以這些都有關聯。

  一休哥:所以關聯到高考,我們今天是講。

  皓哥:從高考說下去,但是現在收回來。

  一休哥:對。

  江偉哥:從高考談寧波一都三城的大考。

  一休哥:高考就是跟一些學校的特色建設結合在一起。最近,南京,我知道江偉哥是顧問之一。俄羅斯的一個芭蕾舞入駐了,就是通過藝術的特色。

  江偉哥:現在類似的學校很多。包括現在戲曲影視進課堂、進學校也蠻多的。據我了解,在香港有中小學戲劇影視表演進課堂。相當于也是教育服務外包。我有一個教育服務機構專門做這個事情,配置專門的老師、專門的教材。

  皓哥:研究課件。

  江偉哥:你的學校采購我這個就可以了。

  一休哥:其實還有一個是寧波的海龍鋼琴,確實是在國內和國際上有一定影響的,里面有一個專業,調音師,據說皓哥知道這個事兒,據說他是寧波的一寶。

  皓哥:歷史很悠久。

  江偉哥:曾經的一寶。因為原來最早的鋼琴調律師,都是以北侖、象山這里為多。前段時間講普京峰會期間,沒調好。其實這個又給我們另外一個思路,我們有時候總在談一些大產業、大行業,但我們能不能培養在音樂方面特別有技能的技工、技師,我覺得這也很不得了。就像電影產業,馮小剛、張藝謀說,天天培養那么多的導演、那么多的攝影,我們真正需要燈光的、剪輯的。

  一休哥:我們做這個產業,調燈師是稀缺的,就是我們各種燈光。還有調音師,調音臺做調音的,這些人才都是稀缺的。

  江偉哥:所以父母們,看高考,不要老是盯著高大上,高大上名稱很好聽。

  皓哥:不要認為考進導演系了以后就是名導演,不要認為進入表演系了以后就是名角。事實上我們更接地氣,更好。今天談的這個話題,一下子從高考談到人才規劃、談到產業、談到未來,很大。但最終實際上是落到人。實際上現在的教育改革也是更多的思考,面向職業化,直接輸送。至少出去以后,有一個很扎實的工作。

  一休哥:期待的是我們輸出這么多音樂人才,這么多學校,這么多家長的期待,怎么樣回來為寧波服務,或者是在寧波的土壤能夠走向世界。

  皓哥:江偉哥剛才講了,音樂寧波幫也好,還是你講的產業也好,這過去都是標桿性的。

  江偉哥:有基礎,有很好的基礎。

  皓哥:有基礎的,我覺得現在不要太著急,應該打造這個時期、這個時代的寧波新的人才、產業的名片,應該要有一些耐心,要花一些功夫,下一些死功夫。因為我們太著急了。

  江偉哥:我很同意你的觀點。

  一休哥:以前江偉哥說了,寧波商幫使得寧波的商業繁榮了,寧波的音樂幫,能不能使音樂產業。

  江偉哥:文化,整個的產業。

  一休哥:對。

  皓哥:你剛才講到的這些都對,剛才也講到大師工作室,其實這么多舉措在寧波來講,現在也剛開始,大家也都要有一些期待,有一些耐心?梢哉f這也是一種投入、也是一種積累。一個是我們不能太著急,第二個是還得更多一點兒自信。

  江偉哥:是的,確實是。

  皓哥:其實,我們看看過去,條件更艱苦,也沒這么多高校,更沒有像三哥演義這么快就傳播,說的對也好、不對也好,咱就傳了。但是,那個時候的那種心境,定力十足,而且自信心特別強。我們不要,卡,摘來果子,一鑲上,看,我有成績。要對自己內生的東西,起來了以后,我相信這些孩子會回來的。他有產業基礎,有榮譽,這個為什么不來呢?

  一休哥:關鍵有港,就需要有碼頭。

  江偉哥:所以剛才說到一個點。

  江偉哥:需要水手,需要輪船。

  皓哥:剛才講我們港有容乃大,但這個港還可以造萬噸輪、還可以出海,這兩部分結合起來那就厲害了。

  江偉哥:既可以停泊,最后還要出去搏擊。

  一休哥:對,對。

  皓哥:今年的高考前,我看談的跟往年有點不一樣。

  江偉哥:嗯,因為心境不一樣。我馬上也要當解放軍了。

  皓哥:心境不一樣。來。

稿源:中國寧波網  編輯:柯善露
聯系我們:電話:0574-87100000 | 郵箱:ggg@cnnb.com.cn
地址:靈橋路768號寧波日報報業集團
國家廣電總局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 1104076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函[2001]82號
俄罗斯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_国产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A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