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實錄】第76期

http://www.cnnb.com.cn  中國寧波網  2017年03月10日 09:25

  皓哥:家事國事天下事有事說事,熱點難點關鍵點畫龍點睛,這里是三哥演義,我是皓哥。

  一休哥:我是一休哥。

  江偉哥:我是江偉哥。

  葉辛:我是葉辛。

  皓哥:我們歡迎一下葉辛老師。

  江偉哥:歡迎葉老師。

  皓哥:我們也以茶代酒感謝葉老師來到寧波。葉老師這次來到寧波是我去上海接來的,從昨天到今天行程排得滿滿的,我想我們三哥,今天二位通過各種東西也看到今天的議程,其實在寧波文藝界的一件大事。

  江偉哥:寧波文藝界的一件大事。

  皓哥:在市民當中引起(轟動),所以昨天晚上參加了咨詢委員會,文部長搬了證書,同時各位大師都發表了觀點,時間也不是很早,晚上也整得比較晚,今天一早就參加了這個大會。

  一休哥:我們通過甬派這樣一個直播(已經觀看了)。

  江偉哥:我和皓哥在現場感悟了一下,所以我們其實應該先請葉老師分享一下這一次到寧波,包括參加這一系列活動的感受。

  葉辛:首先是很感謝寧波的老百姓,寧波市委市政府聘我為寧波的文學藝術大師跟咨詢委員會委員,我很感動。實際上要說跟寧波的關系,上海人跟寧波人是很密切的。

  江偉哥:源遠流長,很密切。

  葉辛:在上還有一個說法,四個家庭當中有一個家庭是寧波人的家庭。17年以前你們寧波市的旅游局長就跟我說過,說我做旅游最主要的目光就盯著上海。

  江偉哥:回老家看看。

  葉辛:100萬上海的寧波家庭,只要四年回來一次,我每年就能保證有100萬上?腿说綄幉▉。不要說這些寧波人,除了有老人以外,還有兒女子孫,所以寧波的文化實際上也繁衍到上海,在上海的飲食當中有很多寧波文化的影子。我只要說一個細節,上海過去有一個很有名的翻譯家,叫傅雷先生,有一本叫《傅雷家書》很出名的。傅雷先生他說我翻巴爾扎克的書,法蘭西斯19世紀的一個大作家,巴爾扎克的書我翻得最多,其中有一句話叫“螺絲殼里做道場”。

  一休哥:螺絲殼里做道場。

  葉辛:人家就問他,說法語當中難道也有這句話嗎?傅雷先生回答人家說了大實話,他說不是,我是看到巴爾扎克的作品當中寫了這樣的意思,所以他就引用了一句寧波話,就是“螺絲殼里做道場”,大家看了以后,說他這個意譯是非常高的,很形象。

  江偉哥:神翻譯。

  葉辛:但是傅雷先生他是上海人,他也吸收了寧波文化的輻射和影響。

  一休哥:都是阿拉,我們實際上了解葉老師有一部影視劇作品叫《孽債》。

  江偉哥:包括之前的《蹉跎歲月》,剛剛在開場之前我就說,我說其實我應該代表我母親感謝您,因為她也是知青,所以記錄了一個時代,記錄了一批人在那個歲月的(生活)。而且其實就像今天我參加會議所感受到的,唐書記也在講,就是文學文藝它其實最后是反應時代的脈動、時代的脈搏。

  一休哥:其實我們了解葉老師,葉老師這個名字已經非常鳴震四方了,這個名字可能大家更知曉的可能就是那部小說《孽債》。

  江偉哥:《蹉跎歲月》。

  一休哥:《蹉跎歲月》,這部小說實際上跟寧波有非常多的情節,很多人想起他,就是江偉哥的母親也有這樣知青的精力,寧波還有一個知青博物館,有大量的知青在外面。就是說有一代人都想念這一段時光,但是我們可能講缺少這樣一些挖掘,可能去形式上去走,我們不知道葉老師您對這個有什么看法?

  葉辛:知識青年一代人,實際上是一個特殊的、中國特有的現象。

  皓哥:集體記憶。

  葉辛:我可以講講我帶上海做一些工作的時候也分管外事,差不多每個星期都有外國作家來,他們經常會碰到這樣的情況,他說我們很想見見你們中國的知識青年作家,你報紙上不是老寫他當過知青什么的。我們就約了一些知識青年跟外國作家見面,一見面外國作家經常做這個動作,他就覺得很怪。

  皓哥:很怪,不能理解。

  葉辛:他說知識青年,我們以為今天能見到一幫年輕人,結果你今天通知來全是老頭老太太。

  一休哥:全是老頭。

  葉辛:然后我們告訴他當年知識青年在中國的辭典上有幾種解釋,一種解釋就是你有文化有知識的青年,大家全世界通用。

  江偉哥:這是字面上的。

  葉辛:還有一種在中國是特殊的,就在上個世紀60、70年代有成千上萬,多達2000萬的知識青年聽從政府的號召到了邊遠的山寨,到了草原,到了西南的西雙版納,到了黃土地、黑土地、紅土地,一講,這個老外就聽半天,哦,你們知識青年四個字里面還這么復雜,讓他理解了,今天約來就是有這樣經歷的知識青年一代人,他理解了。這個故事最后還延續到我《孽債》英文版的出版,《孽債》英文版一出版,為了這個題目我專門飛了一次悉尼,因為它是澳大利亞100多年歷史的英國出版社、英文出版社出的。懂英文的人就告訴我你這個“孽債”應該翻譯成“難以還清的感情債”,但是老外把你改成了“知識青年”。然后我就跟出版社的社長印迪克先生溝通,溝通的時候我們爭論了三個多小時,通過翻譯爭論了三個多小時,爭論了三個多小時,后來他用一句話說服我了,他就說像你寫的一個男人討兩個妻子,或者一個婦女有兩個丈夫,在我們西方這樣的事很多,一看你中國作家寫的,你中國作家怎么能寫得像我們這樣呢?他說用“知識青年”這個名字就不同了,你們要知道中國的知識青年怎么回事嗎,看看這本書。我被他這句話,講到三個小時十五分鐘的時候,我被他說的這句話說服了,說英文版的《孽債》你拿到手,懂英文的一看就是“知識青年”。

  江偉哥:所以其實葉老師講這個故事讓我有一個感觸,其實他用他的經歷,包括現在文學文藝在講,就是如何和消費者來溝通和對話,因為首先它作為一個作品要進行交流、要進行對話,不是說去迎合市場,反過來講用它聽得懂的語言和他對話。

  一休哥:接下來第二個問題了,就是說我們講工作室,大師工作室、文學工作室,現在讀書的人少了,盡管寧波很多,它可能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事情。也就是說如果這個工作室成立以后,它會有一些什么樣的接地氣的辦法,告訴這些人要愛讀書?

  江偉哥:我們也想請教一下葉老師。

  葉辛:一是我覺得要尋找一些老百姓,跟讀書、跟文學作品感興趣的話題。我經常聽到來聽課的一些家長,聽完課他就要打聽,哎呀,我的孩子其他樣樣成績都好,唯獨作文成績不行,有沒有訣竅。經常他帶來的孩子就會說了,你還要問,我一看我喜歡的書,你就說我讀閑書、不讓我看,叫我作題目,作題目老枯燥,其實我都會作。這個細節說明什么問題呢?說明其實老百姓當中讀文學作品、讀經典,尤其是讀優秀的文學作品是不是讀閑書,如果你做到這樣一個題目,找到作家、找到寫書的人、找到讀者、找到老師,再找到家長本身,大家共同以這樣一個題目來談一個話題,我想老百姓群眾也會喜歡的。

  一休哥:其實我是知道現在賺錢最多的就是網絡作家,現在《三生三世》就是網絡作家。

  皓哥:《十里桃花》。

  一休哥:叫做《青云志》,叫《誅仙記》,都是網絡小說,穿越,他有豐富讀閑時的一些歷史。包括這一次我們看到的詩詞大會,很多都不是在課本上教室里學的,就是自己家里面閑暇時間做的事情。我們還看到韓寒一個上海人,現在都是富翁了。也就是說這個歷史時代已經正在我們家長對我們讀閑書的觀念,可能的話,在工作室還有沒有其他的妙招來改變寧波的一些生態?

  葉辛:也不叫改變,因為寧波人文基礎本來就是很好的,只是說我們在這個基礎上做得更好一點。你比如說你剛才說到的古詩詞、古代文化,我們大家都讀過范仲淹的《岳陽樓記》。

  一休哥:《岳陽樓記》。

  葉辛:《岳陽樓記》,但實際上《岳陽樓記》寫范仲淹,寫這樣一個記的后面也有很多故事,鮮為人知的故事。不讀文學史、不讀歷史的人不一定知道的故事。實際上范仲淹寫這個《岳陽樓記》,他遠在千里之外,他根本沒有見過岳陽樓,他是應他的好朋友岳陽太守滕子京的邀請。滕子京當時為了建岳陽樓這個很漂亮,后來后人稱之為千古名樓的岳陽樓,他實際上挪用了公款,用今天通俗的話來說。

  一休哥:貪污。

  葉辛:也不是貪污,沒有說是貪污的。

  皓哥:用的不是一個適合的經費預算。

  葉辛:用今天的話來說,我們三令五申不要建樓堂館所,不但建了,你還挪了不該建的費用去建了,當初他說建了以后還很滿意的,就請范仲淹幫忙。范仲淹寫了這個,皇上一收到那個折子告他的狀,就要去追查他,結果人家把范仲淹的《岳陽樓記》拿給皇上看,皇上一看這個寫得。

  江偉哥:天下絕文。

  葉辛:這個寫得好他就不追究了,你要把這樣一些中國像《岳陽樓記》這樣的記,這樣的千古名文、名詩、名句,有很多這樣的千古絕句,能夠幾百年、上千年的流傳下來,他后面就有很多故事。你在文學史當中如果也針對這些故事講一講。

  一休哥:他就有興趣。

  葉辛:初初開始的時候可能媒體報一報,但是當你報了以后,甚至你講得好的話,你還可以做現場直播,播了以后更多的人會感興趣。

  江偉哥:所以包括像葉老師講的就是解讀了為什么詩詞大會會這么火,他并不是因為幾個記憶力超群的詩詞少年,它既有董卿這種很有(文學素養的主持人)。

  皓哥:文學青年。

  江偉哥:同時點評嘉賓以及詩詞背后這些故事,其實共同構成了這樣一個文化現象,其實就是講到閱讀我們不光是看文字優美,還了解作品、作者本人甚至讀者在一起。

  一休哥:我再有一個問題,葉老師是屬于大師級的創作(家),寫這些東西的原創者,皓哥是做書店的,選擇這個基地來做。其實寧波來講,很多的書香之城,寧波書城做得也夠氣派,但是經營都不是很好。有一家企業是來自臺灣的誠品書店,很火,它這種業態對這種書店,剛才講了很多形態的東西,像您對這個有什么樣的(看法)?

  葉辛:正好你提到誠品書店,前年誠品書店他也請我去過一次臺灣,就住在他那個誠品旅社里面,他那個旅社也做得很好的,他那個老總就跟我介紹,他說你住的客房,所有客房里的一切都是我設計的。我住的一個單間,但是走進去以后我就覺得它和一般的五星級賓館不一樣,他讓你有處處都感覺到舒服。

  一休哥:有書卷氣。

  葉辛:而且有書卷氣,我還是比較傳統,我沒有帶電腦,我拿出一支筆要找一摞紙了,旁邊就有一摞紙,要寫點什么(很方便),就包括掛衣服的地方他設計得很細致。他曾經告訴我他是董事長,他的女兒現在是副董事長兼總經理,實際上是他女兒在操作。他說我做書店做到后期是虧的,交給女兒以后,他也覺得女兒有一些新的理念可能會做好,但是他也不放心,就是說你作女兒的要有重大舉措的時候。

  皓哥:要商量。

  葉辛:你要跟我說一下,當女兒拿到這個權力以后就大刀闊斧的,用今天大家看到誠品的方式在經營,結果扭虧為盈了。

  皓哥:市場反應很好。

  葉辛:做得很好了,你們也都到誠品去看過,他確實有他的特色。他跟我說,因為我到的當晚,他算是主人請我吃頓飯,他在吃飯的時候就說,我做的雖然也賣其他的東西,但是我所有的東西都跟文化創意產業有關系。

  皓哥:與書有關系。

  葉辛:包括吃、包括用,這個可以得到一點啟示。

  皓哥:聽清楚了。

  江偉哥:他就是以書作為一個切入點、作為一個源頭,其他的一些商業以這個來串起來。

  葉辛:對,而且他的這種理念在蘇州已經開出蘇州誠品,然后在上海。

  一休哥:也計劃。

  葉辛:他說我在上海,不是計劃正在做了,最高的那個中心,浦東的那個三大中心最高的中心,最高的中心全上海的人不打一個廣告,誰都知道,他就把55層全租下來了。我說你這個點子不得了,你說我誠品租下了55層,只要發一條消息,所有人都記住了,他這個廣告效應太大了,而且他弄了一些跟文化、跟創意產業有關的點子。

  皓哥:其實聽了這一段,我不知道兩位兄弟看看,其實在這次參加大會整個到今天,在跟葉老師交流的過程中,對我們這個大師工作室和大師工作室的未來,當然首先要完成市委市政府提出大師工作室的初衷,使這一塊培養后繼的大師級的,要有扛鼎之作,但是這是一個厚積薄發的過程。但是對我們這個工作室的要求當中,要把書卷氣和接地氣,甚至剛才提到了創新,提到了文化創意產業、出產品等等,我覺得這個都是。

  江偉哥:所以尤其是剛才葉老師講了他親生經歷的誠品的接待,包括老總給他的介紹,我覺得我們可能現在研究誠品模式、誠品現象的人也很多,但他其實,我覺得葉老師講了兩個很關鍵的,父親是整個書店文化的傳承,但是到了二代,我是在這種傳承的基礎上做了跨界的創新。從某種角度來講,現在講文學文藝,不僅需要大師,同時其實在跨界融合方面也需要更多方面領域的人才來介入。

  一休哥:其實這一次的十個大師工作室的設立確實有創新性。

  皓哥:十二個。

  一休哥:會師有創新性,不僅僅是之前杭州是怎么樣?造一幢別墅,請大師來,請一個人。

  葉辛:請一個人來。

  一休哥:他是對接了一批基地,對接基地我覺得是一個創新。第二個的話,我是想走出去的大師來了接了地要干什么事情?一個是剛才這個例子非常好,怎么去傳承,第二個怎么去創新,創新就非常有意思了。我們剛才講了很多葉老師的作品,現實主義的叫《孽債》,但是現在有很多火的網絡穿越類的,還有跟游戲有關系的,我不知道葉老師對于題材的選擇跟寧波土地上會有怎樣的一些期待?

  皓哥:期待。

  葉辛:今天上午你們領導的報告當中已經講到了,改革開放將近40年來寧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個翻天覆地的變化,實際上大家是看在眼里的,最能表達的新民階級那些,他寫一個大通訊,就反應這個變化,包括文學也能寫,也能實施,這條街原來是怎么樣,經過改革開放40年現在變得怎么樣。但是文學作品更多的一點是要著眼于人的心靈,一部作品是不是好作品,一部作品能不能傳承久遠,用我的話說,作家的名字是寫在讀者的心上,優秀作品、杰出作家的名字是寫在人民心上的。你寫在人民心上,是一個什么樣的標準呢?他要服氣?倳浾f的一部好的、優秀的作品是叫得響、傳得開、留得下的,三者缺一不可。首先叫得響,大家都去關注;傳得開,大家關注確實是好了傳開。但是僅僅是叫得響、傳得開還不夠。

  一休哥:要留得住。

  葉辛:一部優秀的作品還要留得住,五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甚至五十年、一百年以后大家還來讀,就像我們今天讀到很多的經典一樣是優秀的作品。

  江偉哥:通過時間沉淀下來。

  葉辛:我就覺得一個小小的文學工作室,但它后面的內涵很大。你比如說還有一個話題也是,幾乎出過國的中國人都會看到的。哎呀,我們中國人就喜歡時尚,上了地鐵所有的人,你在北京、上海的地鐵上最能體現,都在看手機。

  一休哥:看手機。

  葉辛:讀書的人很少,不是沒有,也有的。

  一休哥:日本都是一本小說。

  葉辛:其他日本,什么英國、德國。

  一休哥:德國。

  葉辛:人家都在讀書,人家沒有手機嗎,人家的手機可能還比我們先進一點,但是他為什么閱讀?比如說在文學史里面你對這個話題談一談,是我們這個民族喜歡追風、時尚嗎,是閱讀不吸引人,是我們的紙質媒體不能吸引人嗎,還是網上的東西更吸引人,為什么大家(都喜歡看手機)?你要針對這種社會現象談出自己的見解來了,談好了很多人會來關注,知識分子會關注,青年學生、大學生、各族各界的人也都會關注。

  皓哥:談起來是引發關注的一個很重要的(話題)。

  葉辛:尋找話題、尋找視角,也是我們要做好這個工作室的一部分。皓哥:真是感謝兩位傾情鼎力相助,引出了葉辛老師對我們工作室這么具體的指導。

稿源:  編輯:楊丹
聯系我們:電話:0574-87100000 | 郵箱:ggg@cnnb.com.cn
地址:靈橋路768號寧波日報報業集團
國家廣電總局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 1104076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函[2001]82號
俄罗斯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_国产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A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