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實錄】第75期 三哥三字經

http://www.cnnb.com.cn  中國寧波網  2017年02月15日 09:53

  皓哥:家事國事天下事,有事說事,熱點難點關鍵點畫龍點睛,這里是《三哥演義》,我是皓哥。

  一休哥:我是一休哥。

  江偉哥:我是江偉哥。

  皓哥:來,咱們新年三哥又坐在一塊,先碰一下。

  江偉哥:來,新年好。

  一休哥:開年大吉。

  皓哥:是啊,積極向上。

  一休哥:吉祥如意。

  皓哥:這樣,我們觀眾朋友也好,還是咱們自己,年輕咱們三個坐在一塊的時候出個字,說文解字,現在這個形式我覺得挺好,過完年咱們還沒溝通,要不一個人寫一個關鍵字?

  一休哥:做個詩詞大賽。

  皓哥:對,好不好?

  江偉哥:我們先看看皓哥來寫。

  皓哥:各自寫一個吧,咱們分頭聊。圈一下啊,先看看我的,我這個“讀”。

  江偉哥:這個“讀”怎么來解讀呢?

  皓哥:最近詩詞大會非;,火得有點感覺出人意料。

  江偉哥:我在微信上調侃,我說詩詞大會感覺可看性已經超過了春晚。

  皓哥:說明大家其實對那種淺層次或者特別浮躁的這種,只是逗以咳嗽的東西已經不滿意了,對于特別機械解讀的東西,好像用一種文藝的樣式傳達一種全新的東西也不喜歡,而這種古詩詞當中的意味特別好,其實不是稍微有點自夸,我們對這種潮流的回歸還是有一點前瞻性的。

  江偉哥:也有貢獻,作為月湖詩社的社長。

  皓哥:最關鍵是咱們之前敢于開一個書店,而且我覺得現在的孩子特別聰明,我們在書店里其實就是師傅帶徒弟似的,在教他們這些。

  一休哥:這次的新加坡、上海復旦附中,這個又火了,成為我們所有大眾的女神。

  皓哥:絕對那樣。說實話,現在我們在讀書教育上是存在一點問題,就是光拿學歷不好使。

  一休哥:咱們都不說這個問題,這是一直存在的,她為什么就火了?

  皓哥:為什么火了?

  一休哥:不是一夜之間,就是類似皓哥這樣的,她有鋪墊,像皓哥從月湖詩社開始,已經聚集了一批人,我們每逢佳節倍讀書。

  江偉哥:所以現在詩詞大會不是火了一個武亦姝,它火了一批。董卿如此有中國文化底蘊的主持人,她詩詞隨口而來。

  皓哥:至少沒露餡。

  江偉哥:包括點評嘉賓,包括幕后班底,華東師大朱文西(音)這些教授們全部冒出來了。

  皓哥:事實上還有整個策劃。

  江偉哥:對。

  一休哥:它的舞美、裝飾,包括對于培養女神的體制機制,是民間的還是政府的?我們剛才講是很多民間自我修復的,這樣自我傳承的方式,一夜之間火了。

  江偉哥:它也不是橫空出世,其實很多電視節目現在也在探索和嘗試,之前搞了幾年成語大賽,包括這也是第二屆詩詞大會,之前其實捕捉到一些現象、一些反應,甚至在它的數據后面分析,它不光是有詩詞本身,里面的角色安排有70多歲修自行車的老大爺。

  皓哥:這是一個普及面。

  江偉哥:它把涵蓋的人群給激活。

  一休哥:不僅影視激活了一批人,像最近比較火的一首歌《成都》,《成都》就是校園歌曲的回歸,它用一種白話的寫詩。

  江偉哥:很喧囂的歌手大喊大叫或者大嗓門的,用一種很平時的方式。

  一休哥:這種回歸就是我們中國的文化開始復興了。

  皓哥:對,為什么我寫這個“讀”呢?大賽是結束了,火了一把,我們現在應該感覺到慚愧,干嗎呢?看電視,開始讀書了。

  江偉哥:你的這個十里紅妝是不是也搞一個寧波版的詩詞大會?

  皓哥:我那里面至少有30個孩子,每周六都來,一見面就是師父好,我們就是在教他。而且他們背古詩詞接龍,十分鐘不帶打磕倍兒的,非常好。

  一休哥:對,所以這個市場會好。

  江偉哥:年輕的孩子應該把這個作為一種時尚。

  皓哥:這個反映出來的是一種傳統文化,這種回歸的趨勢已經確立,不知道二位兄弟認為如何?

  一休哥:一定是這樣的,剛才皓哥說的這個“讀”字,我們以前叫做背誦、熟記,但是你看這次詩詞大會里面的這種朗誦的技巧。

  皓哥:不一樣啊。

  一休哥:因為有這些技巧,在結合他的長期背誦,他有新的解讀,而且是很時尚。

  皓哥:他確實機靈,叫一休沒白叫。我寫一個“讀”,為什么不寫“背”,也不寫“朗誦”?其實他們一看到我,就認為我是教他們主持人、教他們朗誦的。其實那個是什么呢?我們那兒有一段機械的,把他變成舞臺上的表演。他不需要內秀,他是完全錯誤的,中國傳統的私塾教育就是讀。

  江偉哥:這不是一個動詞,我覺得“讀”是一種人生,其實回頭總結,董卿怎么樣被一個虎爸…,她其實最后在講,我記得一句話,她說一天兩天沒讀書,就像沒洗澡的感覺一樣。

  皓哥:三天四天不讀書整個就生病了。所以人得處于那樣一個狀態,中國人過去私塾教你這個字怎么寫,關鍵是不管是寧波話、象山話、慈溪話、山東話,就得讀出來,在讀的過程中熟讀百遍。

  一休哥:因為古詩詞的回歸,這首《成都》的歌成就了成都的品牌,火把了,成就了一個人,叫趙雷是吧?成就了這個人,反觀書香寧波也是需要有人文品牌,需要有這樣的一些機構來做這些事情。

  江偉哥:一休哥講到一個關鍵點,詩詞大會火了,它火的不光是一個場景,火的是具體的武亦姝、董卿等等人物背后的故事、人生。成都火了,火的是趙雷以及這種民謠歌手,堅持17歲開始做北漂、做創作,堅持自己的理想不變,回頭我們在講我們的一波三折,我們的書香之城、影視之城、音樂之城,我們現在是口號有了,這個政策制度有了,但我們也需要有溫度的人和有溫度的故事。

  一休哥:所以我要出一個字了。

  皓哥:看一下。

  一休哥:這個字就是“品”。

  江偉哥:三口一品。

  一休哥:這個“品”需要有產品。

  江偉哥:載體。

  一休哥:要有載體,我們文化產業里面。

  江偉哥:其實詩詞大會本身就是一個產品,而且我看它現在已經完全按照文化IP的思路在做。它給云南的民辦教師當場表態,贈送他一屆、二屆詩詞大賽所有的光碟、書籍,我想它有可能還會授權詩詞大會一些分賽。

  皓哥:這樣短的時間推出的東西這么火,真的已經成為產品了。

  一休哥:比如我們回到寧波來講,書香之城、書藏古今,我們有天一閣,那都藏起來了。

  皓哥:我們也有天一講堂。

  一休哥:天一講堂就是少一個產品,比方說我們講的《成都》的這首歌,他把白話的詩詞變成一首歌,那需要有一批人做這些事情,而且需要有一批堅守的人,不是說喊口號。

  江偉哥:我記得趙雷唱完回到歌手區,馬上主持人說:“趙雷寫一首《長沙》吧!币驗樗鋈灰庾R到,當年我在成都的時候,請張藝謀拍了一個片子。

  一休哥:對啊,這是老思路了。

  江偉哥:他投了幾千萬,成都一個你來了就不想走的城市。后來也請王志剛做過成都的一些相關定位。

  皓哥:套路。

  江偉哥:但是你看這么一個人。

  皓哥:老套路。

  一休哥:我再舉一個例子,為什么是產品?產品有幾個特點,一定要品質。

  皓哥:首先是品牌。

  一休哥:我們講轉型升級里面,我們看馮孟(音)講的段子里面,過去為什么不愿意轉呢?局長前面的拉鏈沒上,沒有人敢跟他說,就一直讓駕駛員給他說你這個門開了,很多人是固守于傳統思想,只記得請張藝謀,有三個人轉得是非常成功的。第一個是我們講的梅蘭芳,男轉女。

  江偉哥:對,這就形成差異。

  一休哥:形成差異性的產品,再加上我們東方衛視火得一塌糊涂的金星,你看她也轉了,舞蹈演員變成一個主持人。

  江偉哥:我感覺你好像在這個方面有觸動,這個例子舉得不太好。

  皓哥:他講了兩個男轉女。

  江偉哥:以后變成我們三哥就是兩男一女。

  皓哥:二哥一女。

  江偉哥:二哥一女不合適。

  一休哥:我講的是她的這個節目,不是說模仿,有自己的IP了。

  皓哥:《金星秀》是吧?

  一休哥:《金星秀》。

  江偉哥:其實東方衛視和她合作,已經不光是做《金星秀》了。

  一休哥:《百樂門》。

  江偉哥:整個把金星IP系統做起來了。

  一休哥:所以說這就是產品,產品有幾個東西,我們需要品牌,我們叫做書香寧波是有品牌了,我們不能每天只盯住天一閣,它是需要轉化成有品質的產品。比方說我們把天一閣里面的一些(東西)像故宮一樣走到平常百姓當中,這次詩歌大會一個最重要的是通過比賽的形式,通過PK的方式、跑男的辦法,我們把這樣的一種傳播方式,大眾能夠接受的方式進行了傳播,而不再是表演了。

  江偉哥:而且你講到這個產品的創新,我覺得這個思考是什么呢?比如說都講傳統媒體好像很微弱了,沒戲了,但是同樣是電視媒體的語言,但是借助了互聯網,借助了新的產品創新,表面看是一個比賽,但我覺得里面是有對抗、有談話、有故事。

  一休哥:有喜樂哀愁,有眼淚與歡笑。

  皓哥:但它的基礎是什么呢?你對中國傳統文化的這種積淀,必須是讓人發自內心的東西。

  江偉哥:其實原來詩詞的群眾基礎在不在?我覺得一直在。

  一休哥:一直在,只是沒被激活。

  江偉哥:也都在說,比如說搞詩詞大賽,包括搞成語大賽,從節目的形式、節目的時長,我連續在看,我甚至感覺里面都沒有多的一句話,這就不得了了。

  一休哥:我再講一個例子,關于品質的。我們講寧波是一個制造基地,但是是不是品質基地?臺州人厲害了,把一個馬桶蓋都做成千億的規模,是什么呢?是結合了日本的一些技術,加上工藝設計。我慶幸的是看到了公牛,寧波的一家企業,做了一個什么呢?插頭。

  皓哥:插線板。

  一休哥:多維度的,我們可以充電,以前還做充電器、USB,它各種接頭都有,就這個獲得紅點(獎)。

  江偉哥:這就是一種思路。

  皓哥:對。

  江偉哥:它是逆向思維,不是說我生產什么提供給消費者,反過來消費者在使用的過程中有什么樣的痛點,我能不能來解決。

  一休哥:也就是說它把文化、體驗跟審美都結合起來,之前有一些插頭是五顏六色的是吧?

  江偉哥:原來做色彩。

  一休哥:也就是說我們工業企業轉型升級除了品質抓牢,需要把文化注入。比如湯圓,剛剛元宵節已經過了,北方是吃元宵,我們是磨湯圓,這種文化是不一樣的,F在北方滾元宵,那是四季如春了,我們在南方是飛雪滿天,我們是磨,就這樣文化可以標定不同的產品,注入我們現在的工業企業。工業產品的企業文化現在也是一種新的發展路徑。

  皓哥:產品注重品質還有品牌,品牌是佐證你的品質好。

  江偉哥:一休哥講的就帶出了我要講的這個“藝”字,剛才講到金星也罷、梅蘭芳也罷、公牛也罷,其實它是將一些新的元素和舊的東西進行組合,其實包括詩詞大會也是如此,絢爛的舞臺燈光,甚至具有儀式感的自我介紹,到答題區以及對抗的聲音等等情況,其實它都形成一種記憶符號。

  一休哥:需要有藝術元素的注入。

  江偉哥:其實你會發現,我為什么寫這個“藝”呢?幾個層次的考慮,我是近距離觀察了中國的藝考,為什么持續在增長?有一些解讀,就是說從高考教育、升學的角度來考慮,第一個是藝術方面的市場越來越大,以電影為例,今年春節期間上映的這些電影不得了,包括韓寒的《乘風破浪》,也是破了幾個億。就是對文化、藝術產品的需求,市場越來越大。我這次在南京又順便去看了一下王健林在無錫的萬達城,現在已經全面建成。

  一休哥:之前是南昌。

  江偉哥:對,他要對抗所謂的迪斯尼,這里面就有大量的藝術小劇場。

  皓哥:藝術類的消費、文藝類的消費。

  江偉哥:類外在現在的藝術高校,從去年開始都重點開設了藝術教育專業,今后開始從幼兒園、小學讓大家欣賞美、懂得美,你看詩詞大會也是如此,在詩詞中體會到生活之美,藝術也是如此。再講到一個現象,像北京電影學院現在在寧波搞了培訓中心,我這次過年碰到我大哥,他是搞金融保險的,他們既然也招聘一些藝術院校的學生,我說進來干什么呢?進到他們的培訓中心,就是用藝術教育的方式在進行角色扮演、金融培訓,我就在理解,現在藝術的邊界慢慢有點模糊化,各行各業都在用。

  一休哥:藝考在中國很多城市間是有基礎的,我們十級鋼琴家……

  江偉哥:現在已經說了,中國古來有之,從唐朝開始就有藝考,這種對樂器、舞蹈等等的歷史還是很完整的。

  一休哥:現在的藝考跟之前不一樣了,以前是學一種技藝,但是現在要把技藝變成藝術,包括我們進的演出的舞臺藝術、表演的藝術、寫作的藝術,包括市場運作的藝術。

  江偉哥:一休哥很敏感,你剛才講到的這三四個詞匯都是現在的新專業。北京電影學院以前報考最多的是什么專業呢?報考最多的是表演,今年是藝術與科技,將互聯網技術、科技技術,包括我一個朋友的孩子在美國專門是學擬音的,現在可以用計算機模擬出你要的任何聲音,包括你剛才講到的舞臺、包括一些美學,原來在他看來,甚至包括現在馮小剛、陳凱歌都在呼吁,我們除了高大上的藝術之外,我們還需要“藝術藍翔”。

  一休哥:你講的是人,我剛才講的藝術形式的轉變需要有運作,需要符合市場,這次詩歌大賽就是符合我們的審美需求、受眾的用戶體驗。所以說我講的重點,文化產業的春天來了,藝考也好、詩詞大會也好。

  江偉哥:文化市場的春天來了,一休哥在這大聲的“叫春”。

  皓哥:我跟你們講,這期節目已經接近尾聲,最近寧波也蠻應景的,寧波市文學藝術大繁榮、大發展的規劃都出臺了。我不知道咱們播出之前還是之后,反正大師云集。

  一休哥:剛才江偉哥已經說過了,商會開了。

  江偉哥:商的大會已經開了,文的大會即將開了。

  皓哥:事實上這種文化藝術類的消費和人才的需求,這種產品未來市場是非常廣闊的,你看互聯網也好,傳統媒體和新媒體的結合也好,需要大量這種產品。

  江偉哥:所以咱們世界上最難做的兩件事情,都和我們今天講的有關,一個是把別人的錢裝到自己的口袋,第二個是把自己的思想裝進別人的腦袋。

  一休哥:我這里還要補充一個東西,寧波統統都具備,剛才講有皓哥這樣的讀書品牌。

  江偉哥:還有我們搞的文化創新團隊,還有人文研究。

  一休哥:再有一個,你們都做了另外一件事,培育人才,實際上很多寧波的RAP沒有,沒有人寫,沒有人會干這個事情。

  皓哥:為什么我發現你普通話發音不準,英文也像普通話呢?

  江偉哥:這就是寧波的特色。

  一休哥:對啊,需要有這種歌,比如成都的歌要會寫。

  江偉哥:但是呢也不能太刻意,我覺得它是土壤形成的。我們有時候寫歌,大江大河大時代,它里面講玉林街的小串串、電視塔下的小風光,我覺得就是以小見大,獲得大傳統。

  皓哥:其實在歷史上寧波是文化、藝術的高地,產生了很多人。最近這次也有好消息,你看十幾個國家級的大師,包括上次我們節目談到的余風(音),已經作為人才培養大師落戶。

  一休哥:大師落戶還在飄,必須要有承接的基地。

  江偉哥:慢慢來吧,我們滿城先插大師旗,慢慢小草快快長。

  一休哥:這也是中華詩詞。

  江偉哥:這是打油詩。

  皓哥:這個就是中華詩詞沒讀好。

  一休哥:你最后弄一首中華詩詞總結一下?

  皓哥:弄就不弄了,咱們下次專門搞一首。

  江偉哥:月湖詩社的社長來一首。

  皓哥:這屬于抬杠了,我們都25分鐘了。

  江偉哥:話至此處,舉杯。

  皓哥:此處我們還是稍微打住。

  一休哥:最后要搞一句。

  江偉哥:一人一句,你先來。

  皓哥:你先來。

  江偉哥:兩岸青山關不住。

  一休哥:寧波文創大發展。

  皓哥:好。

稿源:  編輯:楊丹
聯系我們:電話:0574-87100000 | 郵箱:ggg@cnnb.com.cn
地址:靈橋路768號寧波日報報業集團
國家廣電總局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 1104076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函[2001]82號
俄罗斯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_国产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A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