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實錄】第74期 王升大:留住記憶里的鄉愁

http://www.cnnb.com.cn  中國寧波網  2017年01月25日 10:09

  皓哥:家事國事天下事,有事說事;熱點難點關鍵點,畫龍點睛。這里是三哥演義,我是皓哥

  一休哥:我是一休哥。

  皓哥:今天我們請來了我們的朋友,給大家打個招呼。

  王館長:我是王升大博物館館長。

  皓哥:王館長,來,我們歡迎一下。今天我們也是三哥演義,年內對最后一期。

  一休哥:猴年。

  皓哥:猴年最后一期。下一期就是雞年了。我們黃道長在外面辦事,今天沒到,湊成了新三哥。目的也是這樣,聊聊寧波的年味兒,說說寧波春節的一些習俗。寧波人以前過年怎么樣?王館長,您說說。

  一休哥:讓他把館里的法寶亮一亮。

  皓哥:亮一亮。

  一休哥:亮幾個,你說寧波人老底子過年,今年要去買老底子的東西,在你的寶地上,能夠提供什么樣的法寶。

  王館長:我們小時候一般東西因為家庭條件差,我們家里七姐妹,我是第六個,人多,一般東西買不起,做年糕做一點。

  一休哥:第一個是年糕。

  王館長:除了年糕我們還有糯米塊也做的,數量少,糯米塊的糯米值錢。

  一休哥:我上次還有王升大的長遠

  皓哥:湯圓是這一被的。

  王館長:湯圓我們那時候自己磨也有的,后來年紀大一點了,米場可以磨了,米場磨來,豬油買來,豬油湯圓餡做好,湯圓粉把它晾干。

  皓哥:這個東西一出來,我覺得是我記憶當中的年味兒就開始了。為什么?一個白白的袋子吊在梁上,下面接一個盆,那個水,一滴一滴,從晚上滴到天亮,聽上去,家家戶戶都這么干。你們的湯果粉也是這樣晾干的嗎。

  王館長:我們是碗柜旁邊掛著,心急的話,用灰缸里的灰抽干就更快了。

  皓哥:心沒有這么急的。

  王館長:心急的,有時候客人來了?腿藖砹诉沒有晾干,還沒有晾干只好灰,我們那時候的燒柴灰。

  一休哥:把水吸干。

  皓哥:這個事,我倒沒碰到過。著急,客人來。

  一休哥:其實我們剛才講的年糕和湯圓,是純手工的。我知道他有一批人給他做這個東西,核心的王升大這個品牌實際上是賣米的。

  皓哥:王升大,王升大,實際上過去賣米,有一個器具,就是一升,米往上一弄,冒一個尖兒,正好賣米的就用這個尺逼一下,正好平平的。你買多少。王升大,王升大,怎么來的呢?冒一個尖兒,劃拉的時候,那個尖兒沒弄下去,有劃沒劃。是不是這個典故。

  王館長:稍微給給人家剩一點。

  皓哥:剩一點,劃一下,剩一點。

  王館長:剩下的目的主要是做生意的腦筋,我一斤米給你們多一點,你們下次來買就買多了,你也來買了,他也來買了。

  皓哥:所以我們說“粉絲經濟”,從你那兒就開頭了。

  一休哥:其實我對王升大的記憶,第一是從博物館開始的。我們講一個老字號,我們不僅僅是有店鋪,其實老字號最初的是前店后廠,真正是有傳送過去的都是,你是前面的店面,后面是有工廠,實際上現在的形態已經沒有了,F在王升大保存完好。

  皓哥:保存不錯。里面有展示。

  一休哥:他有展示,包括做米,做所有的農具,很多的器物都還存在。我到他那邊看過以后,我知道,米醋和山西的老陳醋是有區別的。但你要蘸寧波的海鮮,還是要寧波本地的醬油和醋。

  皓哥:有點像原產地的米產的湯食,消化你自己的吃食。一聽,一休哥剛才講的時候?谒呀泚砹,說明小時候的記憶一勾起,年味兒越來越濃的時候,我們的觀眾朋友, 所有收視的朋友,其實在看我們這檔節目的時候,年味兒已經達到了頂點了。咱們再說。

  一休哥:剛才講的是年糕和湯圓,我剛才又補充了米醋和醬油。你的那些跟其他的有什么不一樣?

  王館長:我們家里沒有做,因為不是米做的,我們米醋自己做。寧波老話,好的做酒,壞的做醋。

  皓哥:好做酒,壞做醋。

  王館長:實際上這句話是說錯的,老酒誰都會做的,米醋是很難做,米醋工序很復雜,這是我們所有的我們寧波周邊東巷到西巷,會做酒的人是相當多的,會做米醋的比例是相當少的,米醋我們的王升大為什么要做米醋,我們別的腦筋沒有動,我們的阿太是開米店的,動米的腦筋,米醋對我說起來也很喜歡吃。糯米加糙米。

  一休哥:你還有什么寶物。

  皓哥:你還有什么產品。

  王館長:還有什么產品,我現在一下子我也想不出來。

  皓哥:糕有沒有。

  王館長:小黃糕,我10月做小黃糕,這幾天在做小黃糕。

  皓哥:我們王館長,人特別踏實,事也干的踏實。其實像這樣的館,我們一年到頭三哥演義談了很多國內、國際經濟形勢,大的財經,今天也是最后一期,但這個點落的特別好,眼睛向下、眼睛向內,看看寧波特色。王升大,你看,滿口寧波腔,地地道道用寧波米做寧波醋。今年猴年,米食節。

  王館長:米食節,我們正月做湯圓,二月打黃糕,四月做青團,五月端午做粽子,六月做水塔糕,七月做什么糕我忘記了,八月是月餅嵌餡兒,九月九九重陽節做重陽糕,十月小陽春了,我們做小黃糕了,十一月做什么糕,做酒釀湯果,我們十二月是打糯米塊和年糕,打糯米塊打年糕接下去我們要做湯圓了,正月了要做湯圓了,正月快到了。

  一休哥:我要講另外一個,過年,究竟寧波還能傳承什么、還需要記憶什么東西,除了我們說的形態上的吃的記憶外,湯圓、年糕是必須要的。剛才王館長還講了,從一到十月有不同的米糕、米食等不同的東西。再有一個,我知道王館長傳承寧波的年味兒,叫做我們舌尖上的記憶,他做了很多方案,做了很多活動。我想聽聽。

  王館長:這兩天我再做童趣兌米。

  皓哥:童趣。

  王館長:我的出發點是雞毛兌糖的意思,人家小孩子這本書沒有用了,我們對象來兌米,我的活動參與的人也很多,我是給一升的米,一升的米也意思意思,一升的米給小學生體驗,體驗再給他做年糕去。

  一休哥:這是一個活動。我看你參加了很多宋文化、非遺的展示。

  王館長:這主要是這樣的,人家一個單位搞活動,一個銀行搞活動,我們道具抬去給他們地方打糯米塊打年糕去,人家這樣參與的人來看的人就很多。

  一休哥:我想了解另外一個,寧波過年的時候,因為您是賣米的,這里面有什么講究嗎?

  王館長:賣米,我們博物館開開也3年多了,我這個米店你也去過了,米店怎么讓買米的人多起來,我也前幾天開始,12月18日我幾號現在忘記了,米店開業了,買3升米10元錢,1升米是一斤半,3升米大概是四斤半,給人家磨一點也沒有關系的,大概5斤10元錢,我再送一包湯圓。

  一休哥:你這個米和五常米有什么區別?

  皓哥:東北大米還有什么米,現在市場的米很多。

  王館長:我們的米的質量跟其他家也差不多,就寧海種的是高山大米,這價錢大要五元六元一斤,大多數是從東北發貨過來的便宜,二元三元一斤,因為本地米,寧海種在高山上,因為勞動成本高,價格大,東北發過來二元三元,是特別好的米,五元六元的也有。

  一休哥:盡管這些米有本地的、有外地的,因為他做王升大,是經營米庫的。

  皓哥:米行。

  一休哥:米行。但是他做米行的過程中,又做了很多符合寧波飲食習慣的糕點。

  皓哥:從他阿太祖上傳下來的米行的經營思路,其實給人占點小便宜,他就愿意。

  一休哥:你占了小便宜,人家叫趣味。

  皓哥:我們就說占點小便宜吧。其實這也是他剛才講的叫經營之道,經營之道,按照今天互聯網時代講,這就叫做養粉絲。他說童趣,拿童書換一升米,現在書又堆不過,還能把書拿回去,繼續體驗做年糕的快樂。所以他這種場景化、體驗式,我們現在經營的東西,或者是現在我們講的商業模式,其實在這里都能看到一些蹤影。

  一休哥:因為我經常去王升大博物館,周六的時候。

  皓哥:具體指導指導沒?

  一休哥:帶父母,遠道來的朋友。

  皓哥:去體驗。

  一休哥:我們在城區里找一個很有寧波味道的地方,去看一下器物,農家的器物。再一個體驗一下、品味一下寧波的味道,有時候到他這兒吃個飯,有一個小桌子,不同的人。我們到了年節的時候,很多人要去尋找那個東西,我們講很多東西都是靜態的展示。我說王升大開始動態起來了。不僅僅是擺在那里,他還做理論的梳理。他出兩本書。

  王館長:《走進王升大》。

  一休哥:這都你自己寫嗎?

  王館長:我自己也有一點成分在里面。我因為文化程度沒有很高,自己寫一點,讓別人也寫一點。還有米食節。

  一休哥:米食節。

  皓哥:米食節叢書。

  王館長:就是很簡單的說我們的年糕怎么做,糯米老酒怎么做,米醋怎么做,就是說作為非遺傳承人的話要把自己學到的時候讓別人也學會。

  一休哥:非遺的知識。

  皓哥:我們稍稍做一點兒回顧。年內,現在寧波人過年。真的是也很講究,現在海納百川,新寧波人有很多,吃餃子也有。寧波人的湯團還是很重要的,之前是年夜飯,自己吃年夜飯之前,先要做年夜祭祀飯。

  一休哥:問一下,做祭祀飯,必備的吃的。年夜飯必須要上的幾道菜。

  王館長:這一般也說不出來,這是我媽媽。

  皓哥:女人的事情。

  王館長:我老婆做的。

  皓哥:實際上我們說這也是一個寧波風俗,這個寧波風俗體現的是每逢佳節倍思親,其實是孝道文化。孝順啊。每年過年前,這些東西都要處理好,然后再開始準備自己的年夜飯,自己年夜飯,實際上剛才我們說的這些東西帶有比較強的,海鮮也是寧波一大特色。

  一休哥:鰻魚干。鰻魚干也肯定是要做的。

  皓哥:肯定要做的,要扒一扒要曬起來,還有風干的雞,這幾年實際上還多了一個臘腸,臘腸好像也開始過了,也在做了。

  一休哥:我們在王館長的身上已經看到了所有的變化,他的很多記憶還在他的母親、他的老婆上面,做年夜飯或者是做干飯這些東西,準備的食物確實傳承的人不多了,知道的人少了,老規矩、老底子的東西越來越離我們遠去,但要有承載的記憶,要傳承,你剛剛將的米食節里的書,我們說糯米醋是怎么做的,年糕是怎么做的,有哪些工具。

  皓哥:現在工業化這么發達,實際上大家吃就行了,但這個過程,越是簡便,越是方便,其實帶來整個過程的參與和享受就少了。

  一休哥:過年,我們吃什么,將要到哪里去,外面的人來了以后,有什么可去的地方。其實可以推薦不同的活化的寧波味道,可以去展示。我想再問一下王館長,目前到您那個博物館,開館三年了,有多少人了?

  王館長:這每天人很多,像章今天也有吃飯也吃了8桌。

  皓哥:那有毛100個人。

  王館長:這最起碼了,來的人不止100人,有的人家飯沒有吃,我們吃飯不是像飯店一樣要提早說好,順便年糕做好,主要想這樣一弄人家很開心。

  皓哥:已經變成一種快樂了。

  一休哥:變成一個旅游基地、旅游景點了,寧波有很多寶藏缺少人挖掘。像王升大這樣,他能夠把一個博物館做成景點,能夠做成一個體驗區,還可以把活化的這些東西用文字去傳承,這就是我們以后探索老字號傳承的一種方式、一種路徑。我不知道您對寧波的過年,新的一年還有什么期待?

  王館長:我們正月初一一直博物館冷冷清清,今天正月初一我想也不說辦酒席,人家付30元錢,我給人家來吃飯,現在報名的人也很多。

  一休哥:年夜飯到哪里去,過去在家里,后來在酒店,可能現在有的要到他這里來?赡苣暌癸,不在,初一、初二、初三、初五,我們到哪里去吃,他這是提供了一種選擇。

  皓哥:這個空檔補的好,所以我們現在講其實看到王館長剛才以他自己的生活經歷和現在的變化在講,現在過年有備不了多少菜。

  一休哥:對。

  皓哥:基本上家里的冰箱,備的數量和過去比真的是越來越少了。

  一休哥:但有的不能少。

  皓哥:有的是不能少啊。

  一休哥:對啊,就像我們的年糕不能少。

  皓哥:年糕,這些都要備起來。米食不能少。

  一休哥:湯圓不能少。醋不能少。

  皓哥:串個門,走進來,寧波人很講究禮節。進來還要有點心,前面不靠飯點,后面不靠飯點人家進來了湯圓煮幾個,桂花放一點,總是要備上,這還是提前看到我們節目的時候,來得及,您還備上。

  一休哥:對,從今天聊的過程當中我們也看到很多變化,猴年將去,雞年將來。機會在哪里?我們各行各業的機會在哪里?第一是創新,第二是有非常多的動作。我們看到市場已經在繁榮,他講的以前從來沒有做過初一有人來訂餐的,現在已經開始有。

  皓哥:對,非常好。

  一休哥:第二是博物館的這種活化的形態,游客開始增多了。我知道還有很多你手工做的那些東西還供不應求了。所以這個市場看什么呢?看我們怎么把握和傳承中國“年”的文化,中國傳統的非物質文化。

  皓哥:今年開了個頭,雞年,祝賀大家吉祥。同時我們像今天這樣聚焦寧波地方的舌尖上的鄉愁、舌尖上的年味兒,把他作為產業規劃的時候,實際上可以統盤考慮,把好的東西,用好的文化、好的意象,能夠走出去的。

  一休哥:所以說習大大這次在瑞士講的,全球一體化,不能關門閉門造車,我們得融入到世界上去。同樣,老的東西要融入新的東西,我們新的東西要傳承老的東西。

  皓哥:好,那我們今天就聊到這兒。再次舉個杯。

  王館長:好。

  皓哥:新年快樂,恭喜發財。

稿源:三哥演義  編輯:何巧巧
聯系我們:電話:0574-87100000 | 郵箱:ggg@cnnb.com.cn
地址:靈橋路768號寧波日報報業集團
國家廣電總局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 1104076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函[2001]82號
俄罗斯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_国产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A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