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實錄】第72期 從人的角度,關注寧波經濟的明天

http://www.cnnb.com.cn  中國寧波網  2016年12月22日 15:25

  皓哥:家事國事天下事有事說事,熱點難點關鍵點畫龍點睛,這里是《三哥演義》,我是皓哥。

  江偉哥:我是江偉哥。

  一休哥:我是一休哥。

  徐立勛:我是徐立勛。

  皓哥:徐立勛。

  江偉哥:來,歡迎徐總。

  一休哥:多有個性。

  皓哥:徐總最近很短的時間當中,我們通過各種新聞媒體、社交媒體也好,看到至少聚焦兩件大事。

  江偉哥:三件。

  皓哥:三件?對,三件。其中一個我們看到的就是(教育論壇)。

  江偉哥:教育論壇。

  皓哥:國際教育論壇。

  江偉哥:國際教育論壇。

  皓哥:還有創二代(年會)。

  一休哥:年會。

  皓哥:影響也非常大。

  江偉哥:出了一本書,包括旗下的酒店開業。

  皓哥:開業,當然還有書,說起來就(比較多)。

  江偉哥:事情比較多。

  皓哥:所以關于這一塊,今天我們《三哥演義》能夠直接對話,這既涉及到產業、教育,實際上也是年尾,還有夢想、理想,我就覺得用一個詞來講,我覺得一種“傳承”,一種傳承這樣的過程非常(重要)。

  皓哥:所以立勛到我們這里來,我覺得身份很多元,既是包括企業家、創二代的會長,同時也作為現在寧波青年企業家的代表,其實角度很多。所以其實在這里,我們幾個方面都想了解,但是可能時間有限,要么先請徐立勛先把這一段的活動給大家分享分享。

  徐立勛:大家好,最近應該說我是比較忙碌,特別是:一是我們創二代的年會,接下去就是我們華茂16年來的一個準備,人家說十年磨一劍,這方面應該你最清楚,你在華茂的時候已經在參與這個事情了,對吧。

  皓哥:他在這個節目里時常植入。

  徐立勛:所以16年磨一劍,在今年的12月18號,我們的國際教育論壇永久落戶,正式落成了,包括我們引進的一個希爾頓酒店也正式開業了。應該說最近一段時間,雖然很忙很累。

  一休哥:很充實。

  徐立勛:但是人的精神狀態還是非常好。

  江偉哥:我們就趁精神狀態好向徐總發出邀請。

  皓哥:發出邀請。

  一休哥:徐總,我做了他五年的助理,在華茂參與了國際教育論壇。

  江偉哥:其實我覺得企業家,你看到了一年年底,他的創二代,我雖然沒有到現場去看。一其實也是一種溝通交流,也是一種分享,另外也是一種激勵。一年干到頭,你說企業壓力,尤其是這幾年壓力是非常大的,轉型升級也面對各方面的問題。其實現在,為什么剛才開場跟徐總在聊創二代的話題呢?我覺得如果說以前優秀的創二代是一些個體在寧波的話,那通過這幾年已經出現了一些群象了,它在不同的領域出現了一些不同的接班方式、不同的做法,而且這一幫,就是說的確二代沒有讓包括家族、公眾失望,他都有自己的一些閃光點,而且相互激勵、相互鼓勵。我覺得現在二代這個群體的團結性,和徐會長也是密切相關的。因為我們知道寧波企業家一代有點互相老死不相往來,一方面大家都忙,第二也有點誰都不理誰,就是放不下。

  皓哥:都挺客氣。

  一休哥:以前寧波幫都是聚在一個群一個群,有一段時間就沒有了,二代又聚合在一起了。

  皓哥:還是回到官方語境,彼此大家是比較恭敬客氣的,但是現在徐會長帶領的二代,我覺得現在好像比較代感,然后大家彼此交流。

  江偉哥:融入感。

  皓哥:相互支撐。有的東西,倒不一定說是事業企業生意往來上的支撐,那種精神狀態、彼此之間那種溝通。如果一個會議,因為不管是創二代還是未來的創三代,他是一個群體,然后他們一起開完年會,自動還會玩到High到12點,說明他們這種年度。

  一休哥:其實因為我跟徐總有五年在他的身邊工作。

  皓哥:你這次沒去嗎?

  一休哥:這次因為我另外有事。其中他創二代里面又講,講到一個什么東西呢?寧波民營企業、家族企業的傳承,這個東西實際上華茂是一個標桿,我們可以并聽徐會長從家族企業的傳承這個故事里面的一些體會,可以跟大家作一些分享。

  皓哥:其實這個題破得好。

  徐立勛:其實在家族傳承,應該說我始終認為在國際上也好,在國內也好,現在都很熱,特別是我們現在國內的一些商學院。比如說像中歐,包括清華的五道口,包括現在甚至長江商學院(也在破這個題)。

  一休哥:也在破這個題。

  徐立勛:但是他們大部分都是引進西方的一些家族辦公式的一些做法,對中國的這種國情,我認為還是不是太適合。剛才你們說到的,我們現在的二代這個群體,其實我們為什么建這個二代的一個群體呢?一個最主要的目的,皓哥你也說到了,就是一代的企業家跟二代的有一個什么區別?因為一代都是各立山頭。

  一休哥:各自為陣。

  徐立勛:這種現象其實作為我們來說也看得很明白。我做這個會長的時候,我的一個目的就是把二代這個群體能夠聚集起來,讓他們平時之間,你說公司里面跟父母之間,在家族傳承方面出現了問題等什么,你說他跟誰去聊?你說跟一般的(人去聊),比如說同學朋友去聊,沒法聊。

  皓哥:沒法聊。

  徐立勛:因為不在一個頻道上。今天比如說我跟我爸為了某一個問題吵了一個架,你跟誰說呢?人家說你跟你爸吵架,你就是不孝。

  江偉哥:但是其實不了解吵架背后的原因。

  徐立勛:他其實不了解吵架背后的原因。

  皓哥:觀念、沖突等等。

  徐立勛:所以我們聚集這個平臺,過去這一點我是比較欣慰的,因為我做了四年的會長,我們一期五年,我做了四年會長以后,寧波至少在我們聯誼會這幫群體,過去說實話基本上都不認識,現在變成了都是很好的一些哥們,他們很多都有私底下的一些聚會什么的。因為有時候我有時間過去,有時候我沒時間,他們都是經常性在聚,他們形成了一個群體。

  一休哥:一個生態了。

  江偉哥:所以以前我們看財經的都羨慕北京或者馬云杭州、深圳,其實最后發現寧波這些現在也能聚在一起,其實這是一個非常好的現象。

  皓哥:一個進步。

  江偉哥:交流商業信息、經驗。

  徐立勛:包括我們會把一些優秀的大學生、創業的大學生,我們也把他們吸收進來。這樣來的一個好處在哪里呢?他在創業的過程之中碰到的問題,就可以在我們這個群體里面幫他去解決。

  江偉哥:連幫帶。

  皓哥:解決的同時,我覺得對創二代的企業家來講也有成就感,也有啟發,這跟教學相長應該差不多。

  江偉哥:其實你看說到二代,皓哥觀察這個,我看徐會長這里,創二代又繼承了老一代寧波幫對公益、社會事業非常關心,他們到貴州、延安等等這些地方,每次也搞了一些(活動),所以現在其實他講了兩個維度,一個剛才講的在一起high,其實這不光是說享受人生,其實同時在他們的背后,我說365天,可能high一起次數可能也并不是特別多。

  徐立勛:我舉一個例子,很簡單的一個(例子)。第一年我們舉辦活動,比如說我們去紅色之旅,我們去的井岡山。那時候我們在聯誼會里面報名的人數說實話不足20個人。

  皓哥:大家還是帶著問號,還不習慣。

  徐立勛:比如說我不認識方斌,我也不認識你皓哥,我也不認識你,都不認識。

  皓哥:沒意思。

  徐立勛:我覺得有些人就比較內斂的一批人他就不報,他覺得沒意思。到了第二年、第三年、第四年我們名額要受限。

  一休哥:爆棚了。

  徐立勛:這次去德國,我們受限40個人,很多人打電話來問我,因為那是我設計的一個方案,是制造業的為先,因為德國我們去看工業4.0,去學習4.0,我優先考慮的是制造業的一些群體。好了,那些服務業,做人力資源的。

  皓哥:也要去?

  徐立勛:他說工業4.0并不光光是制造,還有服務,工業4.0離不開我們人力資源。

  江偉哥:徐會長講的這種現象是什么呢?創二代這個社群的屬性已經出來了,他覺得我沒有融到這個圈子,或者沒被這個圈子在一起互動玩,好像被邊緣化了,所以他有一種強烈的歸屬感。

  徐立勛:我們很多,包括我們明年預計打算去英國。因為作為一個企業家來說,我跟他們說企業要做好,同時人文修養也要提高。到英國去,明年我們去英國的一個目的是文化之旅。好了,我可以明確告訴你,現在開始要報名了,差名、報不進。

  江偉哥:所以又講到,又回到華茂,華茂的教育論壇,包括你的藝術館。其實可能你自己包括講的過程,可能你自己也有這個感受,接受到這種,包括這樣的文化的熏陶,其實反過來對企業的修為、企業的管理也非常有幫助,所以你剛才也講到,讓更多的小伙伴不光是干活賺錢,要有更高的(追求)。

  一休哥:他是在寧波第一代到第三代,整個一代里面存活、現在還有聲音的,現在能夠達到45年還是40年?

  徐立勛:45年,今年是我們華茂45周年。

  一休哥:今年是45周年。

  江偉哥:所以這兩家,一家其實你從某種角度是教育服務業,海天是50年。這兩家企業,前幾天我跟王耀辰(音譯)老師(交流),他正在寫《海天傳》。他非常感慨,50年涵蓋了中國從鄉鎮企業、改革開放到現代化企業制度,45年也一樣如此。

  一休哥:45年,企業家現在存活的不多。第二從事教育這個領域里面開始就有夢想、有教育理念,我是知道,大家肯定所有人都知道華茂外國語學校。當時徐總的父親徐萬茂先生提出16個字,我到現在都能背誦。

  江偉哥:都能背誦。

  皓哥:背一下、背一下。

  一休哥:承認差異。

  皓哥:承認差異。

  一休哥:不僅是學生有差異,老師也有差異。

  皓哥:對,這個社會應該也有責任。

  江偉哥:其實這句話就是一個現實主義的視角。

  一休哥:提供選擇。

  皓哥:提供選擇。

  一休哥:這個是華茂的教育理念,我要提供不同的選擇。

  皓哥:一個基礎理念。

  一休哥:這是第二句話。第三句尊師重教,中國人必須要尊師重教,不能偏離了軌道搞其他的東西。第四個就是多元發展。

  江偉哥:所以你背完這四句我可以給你一個判斷,你目前骨子里還是個華茂人。其實是開玩笑講,其實講到教育,徐總,教育也是寧波重要的一個品牌,因為我們不管基礎教育,包括像華茂,還有很多,像鎮海效實(中學)。最近我一直在講,寧波其實最大的貢獻,給社會貢獻的是寧波人,其中就是通過教育來培養的。包括后面像類似于諾丁漢的創新,包括像麻省的創新,就是教育其實已經是寧波很有特色的。我了解全國很多地方都到寧波來學習一些先進的教育理念。

  一休哥: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曾經在寧波調查文化產業的時候,就說寧波幫作了一個判斷,就說寧波幫重要的重商不輕教,這是寧波幫的傳承。包括他講要到英國去做人文,其實我們要把這些老的東西把它傳承下來。

  江偉哥:所以這里又回到了(剛才)。

  皓哥:重商從文,其實重商是一個基礎,從文才是它的追求。寧波就是南國書城,這就是以國家,國字號我們當然還有東南佛國,它也是相應的。問題就是說,你剛才講的,其實寧波除了我們的經濟,大家知道的是我們做生意很(在行),但是實際上輸送了各個方面的人才,向全國、向國際上(輸送人才),這是一大貢獻。

  江偉哥:所以現在新的提法,在提“一都三城”,其中就談到東亞文化之都,第一個就是書香之城。所以徐總跟我們分享一下剛才你講16年的努力,這個教育論壇,由于寧波其實陸陸續續也落戶了一些所謂論壇,但是有一些不長久,政府的資源沒跟上以后就停了。你搞這個,你希望往里面裝一些什么樣的內容,第二個就是現在包括東錢湖本身現在也在進行新的規劃、新的打造,你的教育論壇對東錢湖這個板塊可能會產生怎樣的一些影響?

  一休哥:尤其是他的教育資源。

  皓哥:現在集中聊聊這一塊。

  江偉哥:聊聊這個論壇,你們的構想、推進。

  徐立勛:因為我們的論壇是定位為國際教育論壇。因為教育是一個很泛的概念,我不可能說牽涉到教育所有的領域,所以說我們抓住了我們的一個小的切入口,就是藝術教育。為什么我們會在藝術教育這一塊著手呢?其實我們也是看到了,因為我們對中國的教育服務了將近30年,其實中國教育的現狀,作為我們華茂來說,其實應該說是很明白的,中國的教育缺什么。我們的孩子出去,我可以告訴你們,理化生、數學基礎學科絕對是OK的,但中國孩子跟國外的孩子最大一個區別在哪里?

  一休哥:動手能力跟藝術修養,是嗎?

  徐立勛:錯了,創造力。

  皓哥:創造力。

  江偉哥:創造力的基礎是想象力,我們缺乏。

  徐立勛:創造力,你們就知道了。為什么你說達芬奇。

  江偉哥:他什么都能干。

  一休哥:是發明家、軍事家、藝術家。

  江偉哥:他是通的。

  徐立勛:因為藝術可以說是無中生有,是無中生有的一個事情,如果他的腦子里面沒有一種創造力,那他絕對做不了什么家、什么家,包括一些哲學家。你說一些哲學家、天文學家。

  一休哥:其實都有藝術創造想象力的。

  徐立勛:你說他能夠知道地球引力、牛頓,其實牛頓其實本身是一個造詣很深的藝術家。

  江偉哥:包括也是一個神學家。

  徐立勛:不然的話他無法去想象,現在叫三維空間、五維空間,這些東西他無法去想象。

  江偉哥:所以教育,其實中國教育現在好多大家也在感慨,就是把那個邊界劃得太清晰了,而藝術教育其實是去打破。所以包括徐會長講的,我是了解到,像2016年開始,全國很多大學全部開設的藝術教育專業,就是希望今后從幼兒園開始,不再是以前說的音樂老師、體育老師,他慢慢要讓你學會去欣賞美、懂得音樂,其實最后他的生活滿意度才會更加高。

  一休哥:這個項目里面有一個核心的東西。

  徐立勛:還有一個藝術,藝術是什么?藝術就是美、美學。包括我們現在社會上的很多的一些丑惡的現象的出現,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的心靈是不美的,所以通過藝術美這種魅力來熏陶他。

  江偉哥:來熏陶他,就像一個名言講,說學音樂的人、懂音樂的人壞不到哪里去。

  徐立勛:你學藝術類的,真的,你去看,真的你壞不到哪里去。

  一休哥:我知道羅工柳是中國著名的教育藝術家,他的藏品或者館就要落戶在教育論壇,還有一個是吧。

  徐立勛:對,因為我們是三個教育藝術家,一個是油畫的。

  一休哥:全山石。

  徐立勛:羅工柳。

  一休哥:羅工柳。

  徐立勛:另外一個是雕塑家,叫中國現代雕塑的開山鼻祖劉開渠,大家應該很清楚,人民英雄紀念碑的浮雕就是他創造的。還有一個上海音樂學院的音樂家賀綠汀。這三個將會在我未來的教育藝術博物館里面,我們會開設。

  江偉哥:所以其實立勛所講的,就是從你們的角度或者你的角度,另外的一種為寧波的人才引進,是吧,就是大家的引進、名家的引進來落戶,其實最后等于讓大家來接受這些藝術大家、藝術名家的這種熏陶。

  徐立勛:對。包括我們這個方面就不清楚了,包括我們正在籌劃的,我們在學校里面還要做一個國際教育圖書館。

  江偉哥:就是真正把書香寧波搞一個校園的版本。

  徐立勛:發揚光大,把它落到實地化。

  江偉哥:以前有范家的天一閣,你這個是在教育領域、教育藝術領域有這個想法,能夠能夠包羅萬象,把全世界各地這些方面的圖書都能夠更好的集中,這是一個大的工程。

  皓哥:藝術類,這個不容易。

  徐立勛:我們不光光是一個藝術類的,我們會有很多的圖書,但重要的還是在藝術領域。

  皓哥:這是一個專業。

  徐立勛:我們從幼兒園開始的小朋友一直到成年的一個跨度。

  江偉哥:所以其實剛才聽立勛講,其實在辦教育辦校的同時,我感覺華茂一直在建館。你看建華茂美術館,建你的圖書館,建你的科技館,建你這些大家的館。其實這和我們當時講的年度漢字一樣,我們寧波今年講了一個“愿”字,就是整個在建一些,包括浙大的寧波分校,包括麻省的,其實最后就是空間,教育也講究空間。你給它的不管是圖書館也罷、展覽館也罷、美術館也罷,其實你給它提供了一個文化空間、教育空間。

  一休哥:其實我知道他跟藝術是有傳承的,最早華茂是做七色花手工。我知道徐會長的父親對中國的動手能力、學生的動手能力一直有一個夢想的,能夠讓所有(的學生動手),所以他做了這個。

  江偉哥:追溯之源在45年前就已經把小樹苗埋下了。

  一休哥:對,他做了這個。第二他做了很多探究性的科技館,這個科技館應該講在國內也是非常有影響力的,這跟產業有一定的關系。第三個就是華茂美術館,華茂美術館可以講在民辦的藝術類的博物館里面、美術館系列是非常厲害的,因為設計師就是那個什么獎的王澍先生。

  徐立勛:普利茲克(獎),對華茂來說(聚集了很多這個獎的獲得者)。

  一休哥:現在新的好像又是普利茲克獎。

  徐立勛:因為我們華茂在東錢湖這個地塊里面我們是集聚了很多國際的普利茲克獎獲得者。

  江偉哥:就給他做建筑實驗。

  徐立勛:幫我們來做設計。比如說我們的教育藝術博物館,葡萄牙的設計師(阿爾瓦羅)西扎,他是80年代普利茲克獎的獲得者,包括日本的坂本一成也是(普利自茲克獲得者),中國的張永和,他們都是普利茲克獎的一個獲得者。

  江偉哥:等于在這里做了一個展示,給他們也提供了一個建筑。

  徐立勛:你錯了,建筑是凝固的藝術。

  江偉哥:對,是。

  皓哥:流動的,凝固的音符。

  一休哥:所以之前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國際教育論壇做什么?其實它在建設的過程當中它在做國際對話,就是把不同的文化通過建筑項目的實施過程當中就開始進行對話交流,進行國際交流。

  徐立勛:所以未來你們去看我們的CD塊,你們覺得很有趣。三個國家、三個國際級的大師藝術的對話。

  皓哥:真是,我是剛下來以后,今天的《三哥演義》我覺得請徐會長來,從不同的維度上談了這個東西。

  江偉哥:我們下次要實地探訪。

  皓哥:下次我們真的要實地探訪。

  徐立勛:可以。

  皓哥:這個太有意思了,因為這當中的設計,他們主攻的方向是不一樣的,能夠在一個平臺上它本身就是一個藝術品,有可能這個建筑本身就是一個藝術品,我們可以期待。但是今天畢竟是屬于到了年尾。

  一休哥:年末新初。

  皓哥:年末新初,尤其我們今天節目錄制的今天晚上,明天就是一個新年的開始了。

  徐立勛:好像明天是冬至。

  皓哥:對,你今天來就相當于是冬至大如年。

  徐立勛:過大年了。

  皓哥:因此在這個時候我想特別期待說,徐會長也好,從寧波創二代的角度也好,還是我們傳承教育產業夢想和勾畫未來藍圖,你作一個寄語好嗎?

  江偉哥:我們每人來一句,配合你。

  皓哥:對,你看看你希望,首先就這兩個東西。

  江偉哥:都是你愛的東西,把你愛的東西作一下寄語,創二代的群體,教育的產業。

  徐立勛:首先我還是對我們創二代的一個寄語,我希望2017年,也是我們這一屆的最后一個任期,我希望我們創二代的小伙伴們,能夠一如既往的(做好工作),除了把自己的企業做好之外,更多的是我希望大家能夠抽點時間出來回家陪陪自己的父母。

  江偉哥:會長沒有想著像普京一樣申請連任嗎?

  徐立勛:這個事情也并不是說我能所決定的。

  江偉哥:這是第一個寄語。

  徐立勛:這是第一個寄語,第二個因為2017年,其實我爸是有夢想的人,他在18號那一天他說了,他發言的時候說了,藝術教育其實是他這一生中在追求的一個夢,我希望在2017年盡我的所能去努力實現,給我父親去實現他的夢想,當然明年一年是作為這個夢的一個新的起點。

  皓哥:一個新的起點。

  徐立勛:我希望我腳踏實地,能夠努力盡我所能在這一年時間里面以及往后的時間里面,能夠讓我父親去滿意,實現他的夢想。

  江偉哥:你今天是最后一個新年禮物。

  一休哥:關鍵是《三哥演義》要跟創二代,跟華茂國際教育論壇成為(朋友)。

  皓哥:所以我們小結一下,我是覺得雖然這兩句寄語非常平實,中國傳統,體現了一個會長、一個子女(的希望),我們叫傳承和創新,必然是在未來的產業路上,像我們在做的《三哥演義》也好,我們也是希望不斷在傳承當中創新,創新也是最好的傳承。

  江偉哥:好。

  皓哥:所以祝愿我們徐總事業一路高歌猛進。

  一休哥:你的夢想一定會實現。

  徐立勛:謝謝,謝謝。

稿源:三哥演義  編輯:何巧巧
聯系我們:電話:0574-87100000 | 郵箱:ggg@cnnb.com.cn
地址:靈橋路768號寧波日報報業集團
國家廣電總局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 1104076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函[2001]82號
俄罗斯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_国产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A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