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實錄】第68期 耿熒和她的匠心民藝

http://www.cnnb.com.cn  中國寧波網  2016年11月08日 15:28

  皓哥:家事國事天下事,有事說事;熱點難點關鍵點,畫龍點睛。這里是《三哥演義》,我是皓哥。

  江偉哥:我是江偉哥。

  一休哥:我是一休哥。

  耿熒:我是耿熒,大家好。

  皓哥:我們要不要歡迎一下?

  江偉哥:歡迎一下,按照常規,歡迎一下。

  皓哥:歡迎一下。

  耿熒:謝謝。

  皓哥:說起來很有意思,耿熒的到來其實和我們去年《三哥演義》以來,我們最近好像應該要盤點一下,我們收獲還是很大的。當然見到年輕女嘉賓坐在這里機會還是少了一點,但是你看城市藝博會,去年首屆的時候咱們在威斯汀,《三哥演義》作了一次很好的概念介紹。

  江偉哥:三哥會三妹。

  皓哥:墨憩酒店。

  江偉哥:張總。

  皓哥:張總藝術酒店、酒店藝術,生活的藝術大使,這次(走在一起了)。

  一休哥:他們走在一起了?

  皓哥:走在一起,結果你看今天在這個會上。

  一休哥:我們又發現新的目標。

  皓哥:非常亮眼的參展商。

  江偉哥:參展商。

  皓哥:就是咱們藝術家具結合得非常好的,要不您先給大家打一個招呼?

  江偉哥:簡單幾句話介紹一下自己的公司和北京。

  耿熒:大家好,我叫耿熒,來自寓義家居的創始人,今天非常榮幸跟三位坐在這里聊一下,關于藝博會和藝術延伸的一些事情。其實這些年就在專注做一件事情,想把我們真正有藝術價值、具備精神含義的藝術品可以進行藝術延伸的商品,然后來到千家萬戶,以親民的價格、以最優勢的模式能夠走進千家萬戶。

  皓哥:我發現以上介紹充分反應,從一個大學老師是如何演變成進入市場一線杰出女性的路徑,基本上有了。

  一休哥:弄潮兒。

  皓哥:但是我們知道大學老師還是很受(人尊重的),人生職業規劃當中其實做大學老師還是不錯的。

  一休哥:這是很多人的夢想。

  耿熒:這是我曾經的夢想。

  皓哥:曾經的夢想。

  江偉哥:現在進入了創業者的行業,其實去年我們合適的時候就本來想請耿熒來參加,因為當時是寧波有一個電商在評選,她獲得了金獎,所以機緣巧合我們跨了一年又一起和耿熒聊聊。另一方面我們一休哥對她的情況相對來講比較熟悉。

  皓哥:更了解。

  江偉哥:你談談你的觀察,對整個寓義的發展。

  一休哥:耿熒剛才講是大學老師,之前她做過寧波的網絡文化節的一個總策劃,所以說我們機緣巧合有這樣一個接觸,有相互間的一些互動。后來她做了很多的(工作),一些政府包括智慧城市的一些推廣工作。

  江偉哥:包括e點通,民生e點通。

  一休哥:民生e點通都在做了,后來現在在這次藝博會她突然有個展廳在那里,展示了很多。

  江偉哥:應該說也不突然,應該有個三四年了。

  耿熒:三年了。

  一休哥:三年了,這之前我一直在關注她的另外一個東西,她在全國各地的農村、山野。

  江偉哥:民間藝術家。

  一休哥:在挖掘這些民間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一些藝術保護,我開始不知道她要干嘛,我以為她就是一個玩家,就是在世界各地去旅游,這一次她聚焦到一個品牌,叫寓義。寓義做的這些產品,不僅僅是展覽,讓人家看她的藝術品而已。她也不是找一個店鋪去賣,她把這些藝術家居品電商化,這是我比較感興趣的一個東西。

  皓哥:一個點。

  一休哥:對。

  皓哥:好,那看起來通過上面,其實更多的是兩位的補充之后,實際上耿熒這一塊關注的點和她通過這個電商這樣一種平臺,確實也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

  江偉哥:因為其實現在從寓義所涉足的這個產業,應該是蠻大的,這么一個泛家居的產業,尤其是中國現在城市城鎮化的進度、房地產市場的火爆,大家對生活品質的提高,對這方面其實是有蠻多的需求。如果說從以前對硬裝,對一些家電、家具的需求,慢慢的他現在對家居、軟裝飾的(更加關注)。這個領域其實現在客觀在講,全國還沒有一些成熟的品牌。

  一休哥:所以我關注,因為一個電子商務的公司或者電商化的產品,就是說對于我不是做制造型的企業的話它一定要解決幾個問題。剛才講供應鏈的問題,我知道她已經跑了全國各地,對供應鏈的解決是有一個非常大的儲備;還有一個就是互聯網技術能力。我知道她已經有50多個員工,都是90后。

  耿熒:對,80、90后。

  一休哥:包括設計師。還有一個就是怎么去履約,就是說讓人家知道你,讓人家買你的,讓人家接受你,我知道。

  耿熒:就是對這個品牌的推廣。

  一休哥:推廣,不知道您做三年里面有哪些可以跟大家分享的?

  耿熒:其實我還是想談談創業。最開始做這個事情,真的是源于我和我的小伙伴們裝修房子,那個時候其實像我們已經對藝術也好,談不上真正對于藝術那個境界的理解,但是會對于美的這種審美的需求是有的。就說我們寧波這個城市,當時確實很苦惱,那時候還沒有一家,真的想買一些家居飾品不知道去哪里,然后選擇的方式仍然是淘寶,但是淘寶是買了幾十件的包裹,然后最后導致質量參差不齊的,然后認知也非常的差,所以這個來回搞了一兩個月。當時我們就在想,為什么中國就不能有一個叫得響,確實很美的,然后很受年輕人喜歡這樣一個美學定義的家居品牌。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們就從家庭當中的墻上,和桌上面擺著的一些飾品,就從這兩個類目先開始創業了。

  我們的方法其實一開始很簡單。我們先通過自己的審美,我們物色了一群年輕的美院大概3年到5年、5年到10年,這樣一些年輕的喜歡藝術的孩子們,不叫藝術家了,一起來創作,我們一起來研究,到底未來10年家飾軟裝的方向在哪里。所以這個過程當中,我自己本人到今天為止,我自己的團隊從上海的、北京的,包括廣州的,都會為了這份事業來到寧波,然后大家都是從事藝術設計這個專業的,然后開始測試品牌。一開始就是這么(做的),先把墻上的裝飾畫、墻上的藝術鐘、墻上漂亮的家飾,先給它完整的裝點起來。然后再接下來的一個步驟,就是我們需要做一些場景化的事情,我們想讓我們的消費者,想讓我們的擁護來到這個互聯網站,來到我們的平臺,什么搭配什么、什么搭配什么,他非常輕松的自己就能夠DIY。我覺得未來十年的范疇,我覺得未來的設計,應該家庭都是主人翁自己主宰的,我們都是提供漂亮的商品,人人都是設計師。只要有足夠優秀的設計和自主搭配的理念,每個人都能把漂亮的藝術商品搬回去。

  一休哥:就是說她是找到了一個風口,就是找到了一個未來的趨勢,其實她本質上就是一個文創產品。文創產品她開始是做畫,畫能掛起來賣的,再一個蠟染這些做成商品。

  皓哥:她是一種再創造,就是她的靈感或者她部分的工藝或者她怎么樣的設計元素,她從中提取,否則的話這種純粹的(設計)。因為我們在剛不久參加了國際華人青年藝術節上就有一個嘉賓,意志執著于多年來傳承中國傳統的藝人的純手工,但是他受到他的量和人工的(影響),人工現在是非常昂貴的,成本非常高,他這個路子還是(很好)。

  江偉哥:耿熒說到這里,我有時候喜歡跳躍性思維,有些東西它會有在某一個時期的共同屬性。比如說剛才所講到的這種模式,它的藝術的源泉,包括這個設計的源泉是來自于民間,來自于各種各樣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是吧,繼而用現代的工藝、現代的管理、現代的物流、現代的電商平臺來解決,其實和西貝很類似。西貝在挖掘民間美食,像陜西的黃饃饃,他挖掘了實際上中過100萬,然后買進然后對它進行改良,把整個工藝鏈(進行改良),其實我覺得非常的類同。所以其實剛才一休哥講叫“找到了風口”,我覺得這個“找”還不對,叫“摸到了風口”。

  皓哥:撞,我說是撞上。

  耿熒:撞上風口。

  江偉哥:因為像耿熒原來最先創業的時候,我覺得定位和現在其實錢總的科源(音譯)有點類似,打算做公關。

  一休哥:做活動公司。

  江偉哥:做公關,因為寧波其實也非常缺,但是在做的這個過程中,你比如說她自身的這種愛好,是吧,旅游,或者對藝術等等這樣的一種偏好,其實我是覺得摸到了這樣一種需求,而且發現自己喜歡、周邊的人喜歡,周邊延展這種口碑喜歡。其實市場就是這樣形成的,是吧,就是先做有限的市場,然后有限的客戶,他其實延展出一些延展的需求。你比如說我可能覺得墻上的裝飾或者擺件不錯,怎么樣搭配我來一個全屋。以前就像一休哥做那個廚房一樣的,我以前就做水槽,最后做廚電,最后做廚房一體化。

  一休哥:做家居文化,做美學生活。

  江偉哥:這個就是一個延展生活。

  一休哥:以前我知道耿熒她第一個創業的公司是做活動公關的,然后那個團隊是另外一種團隊,我估計現在團隊基本上也差不多泛濫了。

  耿熒:我覺得這個事情真的講起來,其實還是蠻痛苦的一個經歷。因為原來其實在,就是剛剛說到,我們寧波真的很缺,在做那個產業的時候,做得也還不錯。

  江偉哥:有這個需求。

  耿熒:但當時就在想,咱們能不能干一件事情,能不能讓這件事情在未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是非常健康可持續型的。

  皓哥:可持續的。

  一休哥:對,確實是有很多創業者,就像比方說我們很多的同質化。我先開一家廣告公司,開一家文化傳播公司,具體干什么東西呢?

  皓哥:有平面做平面,有活動做活動,反正人際關系從哪兒來從哪兒接。

  一休哥:人際關系接些業務。耿熒知道,它這個未來十年是不是還這樣做,不清楚。

  江偉哥:定單式的項目和品牌型的項目有一定的差異性,是吧。

  一休哥:對。

  江偉哥:你像我們做咨詢也是定單性的項目,那當然他要達到品牌的延展效應,他就需要一個,剛才講了50多人的團隊。其實我覺得創業是由一種個人的能力到團隊能力的再復制,包括現在把這個東西打通以后,其實他會發現延展的空間、想象空間可能會更大一些。

  一休哥:所以說我一直在關注文創產品這樣一個公司它的成長性。第一你的市場在哪里,你的客戶在哪里。我可能講這個話的時候,有一些共同愛好者,他從電子商務來買你的東西,買了以后,他現在可能發現,這次我在藝博會里,張總,就是墨憩的老總,哎喲,還有這么好的。我上海還要開酒店,你的這些東西就成為我特色文藝酒店的一個裝飾物、一部分,我采購。我知道那天我們在參觀的時候,不止一家要向你訂購。也就是說他從to C的變成to B了。

  耿熒:to B了。

  一休哥:已經to B了,就是說每一次的業態它會改變,我們也一直在觀察皓哥的書店,皓哥的創業,我們講他也是情懷創業,其實搞文化,他研究十里紅妝的婚慶文化,他對那方面有非常多的研究。但是現在的形態,變成十里紅妝的書店。江偉哥給他一個定位,你是新時代的說書人,他的業態也發生變化。實際上我估計今天做完節目,你們之間可能也有一些合作的東西。

  皓哥:我看他現在是成為十里紅妝這個行業里面屬于媒公媒婆。

  江偉哥:不是,感覺他是聯合創業,他是每集必提十里紅妝。

  皓哥:而且他非常關注。

  江偉哥:其實你看剛才一休哥講的,我就講到這種變化,書店的業態形式。你看成品就是如此,成品書在他里面是作為書店的一個主載體,一個精神的主軸,但是他其實已經(很大),文創產品的延展面非常大,是吧。其實這就讓我覺得,很多的時候風口也罷、產業也罷,單純靠規劃是不行的。

  一休哥:不行的,對。

  江偉哥:你比如說再講到文創,杭州也罷、寧波也罷,從來沒有把這個家居文創產品作為一個文創的重點性,但是通過給寓義的這種摸索,其實你會發現這個領域是小領域的大市場,是吧。因為寧波也有很多,之所以制造業發展,就是有很多隱形冠軍。他在某一個領域,他做的規模很大,是吧。那其實像這一塊,你想他所面對的市場可能不僅是本市的、本省的、本國的,甚至國外的。

  一休哥:我們之前前一期聊的做網紅的,他之前也是做根雕的。

  江偉哥:根雕。

  一休哥:他后來就發現年輕人創業跟父輩創業不一樣的地方,他要創新,他要用新的方式。你比方說寧波實際上非物質,包括三金一嵌類似的東西非常的多,但是他們一直走得很艱難。艱難在哪里呢?缺少像耿熒這樣跨界的,叫做符合年輕人審美情趣、懂得現代營銷方式這樣的一批人。

  江偉哥:剛才其實也說到,你像其實在大山里的這些匠人,去看了以后很多人也很喜歡,蠟染,還有很多,他也在這樣做。但是其實剛才講到的跨界,跨界的作用是什么?我覺得跨界在信息溝通的主要作用就是翻譯,是吧?

  一休哥:解毒。

  江偉哥:比如說現在酒店里現在有這種新中式的潮流,希望將中式的元素(給納入),但是哪些中式的元素又時尚,又能夠符合(它的要求),包括它工廠化生產。有一些東西解決不了,這些能把它做結合。

  一休哥:其實我這次參加藝博會,包括看到她這個,兩個感受,非常的深切。第一個感受叫做藝術博覽會是可以年輕人玩的,就是各種各色的人來玩,我們以前是高高在上掛在博物館,掛在藝術展覽中心,很遠距離去崇拜這種,它是可以觸摸這種。

  江偉哥:其實我現在也在思考,我們在生產時代、營銷時代,我們總是希望推給別人什么,這個問題就造成剛才講的設計師的困惑。

  耿熒:我太認可了。

  江偉哥:其實現在回頭來講,找尋到流行,去性早流行、推動流行非常重要,因為可能就是某一個大IP忽然流行了以后,你這個延展的產業。我不一定要求它變成一個永恒的經典,但是它很可能,你看其他的互聯網,包括手機領域還有很多領域,其實現在企業也開始意識到這個問題。

  一休哥:其實我也知道,最初很多的創業者或者設計師他是以自己情懷來做,有自己的主題思想,但是跟市場混合以后,他可能更傾向于市場。我知道耿熒之前是比較關注本土文化元素的收集跟提煉,她曾經在象山,叫做漁文化、海洋文化做了一批(這樣的作品)。

  耿熒:漁民化。

  一休哥:漁民化,做了一批這樣的作品,我不知道現在怎么樣,我知道你象山還有工廠是吧?

  耿熒:對,象山還有一個工廠。因為我覺得說,這些畫面的提取,就像剛才黃老師說到的,我們現在自己不管做畫面也好、產品也好,其實供應鏈是非常難的。有一些爆款可能一下子就是上萬件,那這個怎么下呢,也不能我來拍板,真的是靠互聯網要迅速的反饋。

  皓哥:互聯網大數據時代,這個確實(很快)。

  耿熒:所以我們無論是民間的產品,還是我們藝術設計的產品,最快的方式就兩種,第一種就是迅速的展開眾籌,第二種就是迅速的展開投票。其實現在我們的粉絲非常樂于給我們分享他們的眼光、他們的視覺、他們的感受,然后基本上最后擁護給我們的結果就是結果。

  江偉哥:現在的消費,現在有些很奇特,尤其是現在互聯網和和現在自媒體時代,它有一種潮汐現象。是吧,就是說你比如說現在在聊某件事情,比如說今天聊的樸槿惠的閨蜜,我怎么不知道,我回去要看看,我也得聊這個事情。你看消費也是如此,這位老兄抱的這個蠟染,抱的什么,我怎么沒有呢?這個他就會有一種消費傳染。其實現在非常的(容易傳染)。

  一休哥:就是寓義這個案例,就是說寧波不缺乏這層土壤,就是說供應鏈,包括人才什么的都不缺乏,就有個人去干,我們可能傳統的思維,電商可能就是賣品牌的東西。但是可能的話,文化創意產業、文創產品的東西,把一些IP變成現實的、大家可消費的東西。

  江偉哥:所以我更覺得,其實今后比如說有一些,我們可能講,稍微曝光。像一休哥,比如像搞文創的,我覺得今后有可能會形成一些跨行業、跨企業的產業聯盟。比如說發掘了這種IP,比如說你現在就是做家居類的,但是其實你通過家居的大數據發現了消費者的某種偏好。那么這種延展單是靠你自身去延展再拓展其他產業,難度非常大,但是通過我把這種文化IP的需求或者上升趨勢和寧波的(其他結合起來),比如說服裝、文具,還有一些優勢的產業做起來。

  一休哥:所以說這個就需要寧波有這么一個機構,比方說文化產業促進會這樣的一個組織。

  江偉哥:但是關鍵是秘書長很重要。

  一休哥:沒有,需要去做。你比方說這一次有一個做佛像的,一個做銅雕佛像的,他有一萬個,做了一萬個東西,但是他缺少聲音,他就找到我們來了。

  耿熒:他是先做好了。

  一休哥:他說我把《大藏經》放在你這個佛像上,或者《金剛經》放在里邊,它能夠發出聲音來,這個產品不就是非常好了嗎?就是跨界融合。比方說耿熒可能有些東西,可能還有很多IP,比方說三金一嵌的東西,他可能就是找不到載體,那么把你的融合起來,包括你跟書店,你要體驗,你可能沒有實體店,我估計皓哥有100家實體店了。這100家實體店需要做成,我們講臺灣的,書店類似的東西。我知道上次在福建有一個叫做什么嚴校長,嚴復,就是這個嚴復有一個人開了一家文創書店,了不得。

  皓哥:對,書店實際上說到它,它實際上現在已經成了一個生活方式。

  江偉哥:生活方式。

  皓哥:也是成了一個文創產品的載體和展示,因為什么?一本書就是一個世界,一本書可以寫盡人間的各種萬象,何況是一個書店,一個書店可以裝很多書,而且書店里面現在的體驗什么都有。除了一般認知的茶、咖啡、點心這些小的(東西),但是包括它更多的東西,一個書的門類、一個種類它下面展開的東西就非常巨大。

  一休哥:所以我們回過頭來看耿熒做的這些東西,你光有情懷是不夠的,你光懂得那些是不夠的,他還要有年輕化的場館。我一直在想你的電子商務化,在去做這些東西有什么障礙,在寧波。

  耿熒:我們目前來講其實整個產品設計團隊占到了整個團隊的接近1/3,然后剩下的2/3主要就是圍繞電商在開展。電商專業人才,尤其像我們這個領域,他不是電商的那種特大爆款。像服裝,這些都是很好起來的,我們都是小眾的品類,更加需要專心潛下心來研究電商這些專業人才,所以在這方面,確實我覺得現在寧波還是稀缺的。

  皓哥:有待于提高。

  耿熒:我們真的是到處在(找人)。

  皓哥:挖人。

  耿熒:甚至在杭州、在上海在(找人),就是大家志同道合,對這個行業看準未來的我們坐在一起,這是第一個情況。第二個情況真的講到困惑,我也是剛剛講到文創產品,我們也有一個比較大的痛點,就是還是關于版權的問題。我現在的產品基本上是上線一個、全國在抄,我的同行,真的是以我們為模板在抄,我也嘗試過去和像(24:06英文),就是廣博下面在開辦的小本子、貼膠紙,這些也賣得很好,也在合作。然后你就發現,其實你延展的地方越多,抄襲的可能性就會越大,而本身對于版權的保護,中國目前體制的流程是非常慢的。

  皓哥:你想想我們重要的(東西),不僅是她,實際上是整個。

  耿熒:整個產業。

  一休哥:因為她有兩個,一個是手工的。手工的產品可能做好帶了IP、帶了產權、帶著成果去賣可能要高,但是它的工業化是手工作品、原創的IP去復制化,所以說這個復制化最后遇到產權關系的問題。我知道深圳有一個叫阿特多多的,它就做版權交易,這個平臺一搭上來他做了3個億,去年,就是做類似的。他不僅一幅畫可以做到LV包包的圖形,我可以想象你也是這樣的,就是有很多這樣的復制過程。再有一個的話,就是我們講在寧波做這樣的藝術家居品的話,你跟傳統行業,剛才聽說你跟廣博類似的行業有嫁接,跟傳統行業還有什么嫁接?

  耿熒:就是把我們的版權授權給更多的商品。

  一休哥:對。

  耿熒:這些會多一些。再有,也是在同行業當中,比如說像現在的樓盤很多是拎包入住,會需要去成品給他們配件。

  皓哥:給他們配件,也作為一個供應商。

  耿熒:對。

  一休哥:腦洞大開。

  耿熒:這個真的是在發展過程中。

  皓哥:在一個很小的切口里面,我們今天一轉眼你看談了這么久。我希望借助今天大數據時代,互聯網技術使我們的生意,我相信肯定是做得紅紅火火。

  一休哥:雙十一有什么東西嗎?

  皓哥:雙十一有動作嗎?

  耿熒:雙十一現在我們門開貼著一個大牌子,每天都是到幾十,十九八七,每天晚上我們奮戰到凌晨。

  皓哥:咱這一期節目播出的時候是雙十一了嗎?

  一休哥:應該是,差不多了。

  耿熒:應該是的,差不多前后。

  一休哥:在這期間我們的定單一路常紅。

  耿熒:我們希望(是這樣的),因為我們的東西真的是蠻親民的,價格也非常便宜,真的希望把輕藝術走進尋常百姓家。

  一休哥:希望我們的聽眾、觀眾、粉絲有機會來看一下。

  江偉哥:感受一下。

  皓哥:我們《三哥演義》今天也是輕輕推寧波又一個細分領域的衍生品牌。

  江偉哥:細分領域的。

  皓哥:也迅速發展壯大。

  一休哥:關鍵跟你有跨界的聯合。

  皓哥:跨界聯合,希望這個,我們三哥也希望能夠推一推,三哥也是一個品牌,好不好?

  江偉哥:好,歡迎你的到來!

稿源:三哥演義  編輯:楊丹
聯系我們:電話:0574-87100000 | 郵箱:ggg@cnnb.com.cn
地址:靈橋路768號寧波日報報業集團
國家廣電總局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 1104076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函[2001]82號
俄罗斯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_国产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A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