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實錄】第66期 長三角上演“雙城記”寧波如何與杭州錯位發展?

http://www.cnnb.com.cn  中國寧波網  2016年10月11日 17:12

  皓哥:家事國事天下事有事說事,熱點難點關鍵點畫龍點睛,這里是《三哥演義》,我是皓哥。

  一休哥:我是一休哥。

  江偉哥:我是江偉哥。

  皓哥:節后三哥又聚到一塊,咱們要不碰一下吧!

  江偉哥:好好好,來來來。

  皓哥:其實最近確實很多寧波的觀眾也好、聽眾也好,我們的很多朋友,都特別期待,這些年咱寧波總想辦法再提提氣。G20開完以后,包括這次國慶長假我們都看到全國人民、世界人民蜂擁而至,斷橋都快給踩斷了。這個雙城記,寧波和杭州之間這個評價,前些年有時候一度寧波人覺得“看看我們比杭州干凈”,這些年又覺得各個方面那個,您還寫了一篇文章,還有點受累了,安慰一下,咱哥三個兒談談雙城記。

  一休哥:其實雙城記是有一本小說。

  江偉哥:對,對。

  一休哥:但是對于寧波來講是有糾結的,跟杭州的比較,跟其他城市的比較。

  江偉哥:對,曾經領先過。

  一休哥:但是似乎最近有很多中央給寧波這座城市的紅利。

  江偉哥:利好。

  一休哥:利好非常多,有很多人開始雄心激昂,第一方陣這種聲音又開始來了。

  皓哥:2025。

  一休哥:2025,最近包括來講十一的黃金周里面旅游業火了,寧波的旅游非;。

  皓哥:非;。

  一休哥:但是在火的背后有一件事,就是說最近兩天國慶期間全國的房地產城市限購。

  江偉哥:現在不是,現在關鍵是什么呢?限購已經去評價和衡量是否是一二線城市,就是說你這個城市用限購來表明,其實它這個城市從價值和價格的角度來評價,就是它有投資價值,是吧。你看蘇州、上海、成都,其實我們本身。

  皓哥:最牛的還是深圳,一家人離了婚也不能換,就這一套房了。

  一休哥:它不僅僅是一線城市,我們說的。

  江偉哥:東莞、佛山。

  一休哥:蘇州、南昌、東莞這些城市都有(限購)的。其實我們也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過去的寧波房地產是全國頂級的開發公司,所有的都蜂擁而至。

  江偉哥:消費能力強。

  一休哥:都在跑馬圈地,認為什么?寧波是一個具有一線范兒的城市,所以說制造業發展,然后人文環境很好,又有錢,所以這個城市非常有活力。

  皓哥:不錯。

  一休哥:但是讓他們跑馬圈地一圈以后就有一個問題,留下了什么問題呢?就是庫存量太多。

  江偉哥:所以不光是寧波,你像其實最近大家在看,寧波、溫州,這是被整個房地產的上下波動已經折騰過的兩個城市,是吧,所以相對來講它的消費也趨理性。第二個現在其實也和整個的經濟環境有關,實體經濟,包括外貿也受到一些相關的影響,所以現在大家為什么有和杭州的比較?這個比較之間這個差距,不光是這個什么GDP等等的這種主觀指標這種評價。你比如說從杭州這次G20,其實是國家的一個戰略,給他在世界做了一個大的廣告。這次的十一期間杭州的旅游人數是排在第一的。

  皓哥:那是。

  江偉哥:是吧!你包括像G20,它這個月還沒完,他們現在要陸續的參加表彰會,另外G20馬上要開一個G20成果展,在月中。就是現在在不斷的固化細化,在進入后G20時代。

  一休哥:其實在我們聊這個話題的時候,就是杭州跟寧波相比較,我們曾經有一個段子,說寧波有雅戈爾,我杭州有馬云。

  江偉哥:反正有誰。

  一休哥:反正有時候我只有一個馬云,一個馬云把杭州帶向了一個世界,帶向了一個制高點。

  皓哥:制高點。

  一休哥:所以一開始我們講這次的2025中國制造。

  皓哥:中國制造。

  一休哥:對于寧波究竟帶來了什么,這兩天也在開那個會。

  江偉哥:對,動員大會。

  一休哥:叫做行動計劃已經出來了,我們也看了有大概超過1000多億的大項目開始落戶,但是有的朋友在跟我講,究竟說有什么馬云這樣,或者給寧波帶來很具像的東西很缺少。

  江偉哥:我倒是樂觀主義,一個差距肯定是有的。因為時間,所謂時機時機,就是特殊的時間才有的機會。我們其實和杭州現在相比,在互聯網經濟,包括在文創經濟,其實像這次G20杭州所展示出來的城市軟實力,我覺得其實我們和杭州是有差距的。所以我當時寫這個文章的含義是這么,寧波心悅誠服的叫杭州一聲大哥。

  皓哥:大哥,大哥小弟。

  江偉哥:其實也不是說大哥小弟的概念,我認為我們以前講接軌大上海,寧波人是可以接受的,因為覺得上海高我們很多,我們可以接受,F在接軌杭州,這個小子以前和我差不多,就是從城市的感覺和人的感覺他有點不接受。其實我認為杭州也有大量的G20紅利,寧波是可以分享的,是吧!包括剛才一休哥講到馬云和互聯網的經濟,其實整個這一塊,也不是說寧波沒有這個條件、沒有這個機會,但是差距已經蠻大了,強者愈強。但是寧波這次,你像包括制造2025的提出,我看昨天浙江日報整版在登雅戈爾李如成,大標題就叫雅戈爾重回主業。我覺得其實,當然它也迎合了目前這個情況,但是我覺得應該出現和樹立一批什么?真正的服裝大王、電器大王、文具大王。

  一休哥:江偉哥講這個我是深有同感,最近電商協會的領導到我們這里來考察,就考察一件什么事情呢?他說寧波是以港興市,以市促港這樣一個城市定位,過去港口是寧波的優勢資源,港口的發展依托于什么?外貿,外貿依托于什么?依托于制造業。如果制造業不進行回歸,不把這個基礎夯實,我們港口的優勢就失去了。所以說他說電商也是這樣一回事,過去來講刷單,來進行整個炒作,就是假冒偽劣,現在所有的電商都開始回歸到實業,它的商業本質還是在制造。所以說這就是寧波的一個最大的機遇。

  江偉哥:所以現在像一休哥講的,我們前段時間開甬商大會的時候,就反映這個情況,你像當當網它完全是一個互聯網,發展的書店然后做百貨。

  皓哥:落地。

  江偉哥:它現在落地,1000家以閱讀為主的商業綜合體,其實它是做了一個泛書店的概念,類似于這種情況,馬云參股入股、百盛餐飲、肯德基買下來。就是你講的,它現在不光是在進行資產配置,更重要是它開始在建立線上線下消費者的連接點。

  一休哥:還有一個例子,就皓哥本身這個例子——書店。過去老說書店不行,但是我們講看,我曾經在網上看到有一家實體書店,也是說書的,都開始要上市的。

  皓哥:那我們也快了。

  一休哥:做得風生水起。所以說我們講互聯網是一個手段,先機被馬云給占領了,是吧,但是現在要回歸。

  皓哥:對,人還是要吃五谷雜糧,吃喝拉撒睡在現實生活中發生的。

  江偉哥:但是我覺得通過杭州這種異軍突起,通過杭州這次的G20,就像剛才一休哥講的,我覺得對寧波來講,其實更多應該去做做反思,我們跟杭州到底差在哪里?

  一休哥:我們跟杭州差距在哪里?

  江偉哥:所以他剛才其實講到寧波港口的時候我就想到,你看其實現在香港基于大陸它很失落,我覺得這個優點類似于我們寧波基于杭州。因為原來香港所有中國的外貿出口,我都要通過這個小窗口出去,所以它的各行各業日子都好過,最后改革開放,我等于所有這種原來的港和窗口的概念泛化了,就是每個人都把門打開了。

  皓哥:一休哥更清楚了,江偉哥其實也是南方人,他是到西北去然后再回來。我倒給你說說寧波的聽眾給你寫這個小條子的意思,其實我覺得這是非常寶貴的,這個其實是寧波特色。你別看他有時候說話,他不服你杭州,其實他的本質還是寧波內生動力,寧波人內心是非常驕傲的,他做商業像商業,做文化像文化。江偉哥:叫什么?皓哥:實骨鐵硬

  皓哥:他是自己人我們檢討沒有問題,對吧,但是他不能,我隆重聲明,江偉哥是正宗的上海人。話說回來,其實我是覺得咱這就是一個大哥什么就是一個比方,其實在雙城記里面,我個人覺得現在我們更需要明確的是城市和城市這種不同的定位,如果定位不同了,像剛才說的制造業他們電商科技已經走到非常前面,這不是寧波的前面,是世界的前面,這么大的東西是很驕傲的東西,我們不需要再去拷貝了,你也來不及。那上面咱們沒有那么多云。就杭州那個上面在天上,就是那朵云,對吧,科技,供世界人民享用,我們就是那個港,也是港通天下,對吧,這上面就是和世界的貿易,但是同時就近咱有能夠落地、生產、制造、設計的(東西)。

  江偉哥:所以皓哥講的這個,我看現在中央就在這方面進行調整。以前的這種政策,我鼓勵你城市和城市之間競爭。

  皓哥:競爭。

  江偉哥:我看誰好、誰不好我也看不出來。

  一休哥:千城一面。

  江偉哥:賽馬代替相馬,但是慢慢你現在會發現,中央現在給各個城市,給的也就是不同的這種榮譽。你比如說我們是中國制造2025示范城市,中山海洋經濟示范城市,什么甘肅伊斯蘭世界什么示范城市,它給你很多角度去(定位)。

  皓哥:這個高度,確實表示心悅誠服。其實這個跟那個老師給小學生,別個二道杠、三道杠,你作那個英語科代表。

  江偉哥:我給你評語的時候。

  一休哥:勞動委員,他是學習委員。

  皓哥:勞動委員,其實你要深刻明白,明白了以后大家就不瞎琢磨了,對吧。至于你比如市場經濟中,你這里也有大餅油條店,這是屬于老百姓生活民生都要搞好,但是你城市的經濟定位、文化定位,這個可能還是要(搞好)。

  一休哥:所以一城一策,雙城記里就是要差異化發展。

  江偉哥:對。

  一休哥:叫聯動包容性增長,互相這樣的一個補差。我剛才講回歸實業是寧波的機會,對吧。

  皓哥:這是一個重要的點。

  一休哥:對,再有一個過去的叫海上絲綢之路。

  皓哥:重要的支線、支點。

  一休哥:我們在抓海上絲綢之路不僅是抓運輸跟產業的配套,這還要看到我們的一路一帶,鐵路的運輸、高鐵的運輸。我們過去寧波是叫做T字型的交通運輸末端。

  江偉哥:末端。

  一休哥:現在已經開始打通了,所以寧波是一個中樞城市了,這是第二點。第三點就是說文化的差異在哪里?實際上這次G20我們也發現,做這件平臺寧波有很多企業,制造型企業參與了。

  江偉哥:也都參與了。

  一休哥:但是我們講文化創意企業參與不是很多,這就是講我們可能在這方面是有一些差距的。

  皓哥:是的,寧波在文化的積淀上,歷史、人文這種淵源非常豐厚。除了制造業以外,其實我們要把這些文化的厚積薄發要做好。

  江偉哥:對。

  皓哥:包括我們現在大力興(的文創),我看你也在那個群里,文創,一些不同條線的口,集中到寧波本土文化的挖掘和創新,走文創這個新的(線),整個一條線。

  江偉哥:所以你看包括杭州這次為什么評價這么高?當然本身G20活動搞得非常成功。

  皓哥:這是沒辦法替代的。

  江偉哥:也是舉全國之力,但是同時和世博和奧運相比,我覺得這次杭州把它差異化的城市魅力展示得非常充分,是吧。甚至你看我注意到一個細節,這次在全世界為它做推廣的視頻短片,并不是它組委會拍的,而是一個攝影機構利用四五年的時間(拍的)。

  一休哥:這就是一個城市的風骨。我們講風骨是什么呢?航標是要有書店,風骨是要有人文,杭州的人文環境是非常好。我講一個差距,為什么有人要到你這個城市來居?過去來講,西溪濕地,我們杭州之前做了很多引進藝術家、作家、大咖到杭州,它形成了一個人文,有一個創業的環境,所以它房價升高了。

  江偉哥:流動人口的導入是一個城市競爭力的標志。

  一休哥:競爭力的標志。

  江偉哥:你不斷吸引更多的人才進來。因為其實你看現在寧波有一個情況我們也在探索,其實寧波在全國的維度來看有一個很大的特點,我們源源不斷向全國全世界輸送頂尖的人才。

  一休哥:輸送人才。

  江偉哥:是吧,我們不管是院士,你看像前段時間什么量子衛星的,還包括像屠呦呦,這些都是寧波輸出的,我們輸出最優秀的,但是我們引進來現在還缺乏這種高度。

  一休哥:不是說皓哥跟江偉哥,我也在看,寧波這些工作做得非常多。

  皓哥:做得非常細。

  一休哥:就是關鍵做得太細了,太細了怎么呢?各個口子、各個部門都在去抓。

  皓哥:人才。

  一休哥:說人才、說創業平臺,F在我那天跟一些行業里面,創業平臺、電商平臺太多了,又成為一個寧波泛濫的東西。

  江偉哥:有點泛濫。

  一休哥:所以杭州只做一件事情,就一個G20就紅起來,它之前做的那個。所以寧波要聚焦,我們要從定位上聚焦。

  江偉哥: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不是說杭州想做G20,其實就是說國家戰略對一個城市的重要性。我覺得很多時候謀事不如借勢,謀事不如有些時候,你看G20,它就是很好的用好了G20。所以像這次包括國家這個,包括中國制造2025。我覺得就像一休哥講的我也同意了,我看了整個文字,文字很完整,一二三四五六七可能都有。

  一休哥:都有。

  江偉哥:但是就是缺乏突破點,我覺得不一定面面俱到。

  一休哥:沒有記憶力。

  皓哥:中國制造2025其實這個就是剛才講,這就是我們大隊長三道杠已經給你別上了,干這個,但是這個東西要聚焦到這里,那個是要方方面面都聚起來,圍繞這個東西要扎起來。因為為什么?現在實際上說,更多的時候我們看,我們現在各種創投、創業,其實在這邊都有很多新起(的平臺),你剛才說的平臺、什么云都有。問題在于說你得圍著(它做),就剛才你說的借勢,實際上這個已經給你定性了,按照這個走下去,你把它做大的機會就很強。因為現在很多人他有錢不知道干什么,人民給你吧,然后就出現各種風投,是不是。但是大家都等著投資掙錢、投資掙錢,沒人干活了,那很糟糕的。

  江偉哥:其實不是,像剛才皓哥所講的,我是說什么呢?當然我們像做規劃的時候要能考慮到就考慮到,但是我是覺得這和長樹苗一樣的,它不一定每一個它就能夠成才。你看我注意到這次十一期間,中央電視臺推那個超級工程,中國現在的高鐵、橋梁不得了,其中包括橋梁你看就講到一個細節,現在港珠澳,還有包括很多的橋,其中港珠澳97%的伸縮件全都是寧波在做的,路寶在做的。包括剛才講到海上絲綢之路、亞投行,其實寧波在某一個方面能夠進行突破,包括之前我們搞那個什么光學光電,這些當然也列在里面了,就是某一個領域。

  皓哥:兩位講的這個東西都對,其實我們看到市里,其實主要領導都講了,寧波這一塊要引進人才為抓手,但是這個人才,其實我們覺得要把它鎖定在一個重要的方向性的城市定位的角度,把這一塊(鎖定)。因為我們在過去的歷史上向各個條線輸出了精英人才,是時候在重要的部位要把精英人才回溯、引回來,特別是是寧波籍,因為為什么?他本鄉本土,他回來具有重要的標志性。

  一休哥:我是講招是很難招的,就是要把一個項目招回來,引是有可能的。第二個還是要之前我們聊到,就是夏寶龍書記在說的,你要擦亮你的金字招牌,要牢牢把住你的金飯碗。

  皓哥:保金飯碗,擦亮金招牌。

  一休哥:這個事要做到。第三個就是剛才我們也在講的,差異化的標簽,寧波市也要再來貼。奉化、寧海、慈溪、余姚我們也要實行差異化,之前我們講的。

  皓哥:重復的東西盡量少,沒必要。

  一休哥:重復的東西太多了,你這里搞一個園區,那里搞一個園區。

  江偉哥:另外剛才一休哥講到,我倒是另外一個角度政府還有企業要引起重視。比如說現在,因為我們有很多衡量和評價指標,你比如說現在我看一些企業搞了什么院士工作站等等,當然這些院士水平都很高,成就都很高,但是事實上來證明是什么呢?要看一些中青年的成長型的。馬云當年也不會有人看好,是吧,包括很多的院士和科學家,他的重要成果期都是在中青年的。我們現在和很多老院士建了工作站也出臺了很多政策,但是是否就有很強這種活力,這個也要打問號。所以去如何(引進人才)。就像耐克這些,他不像說你得了奧運會金牌我就那個什么。

  皓哥:這個大方向我同意,但是這個提法上咱是不是往回走走。我覺得他不是以年紀論,我們年紀也不小,但是我們持續創業,但是就是說他是否具有成長性,然后他是不是只是擦個小球,就圖一名、圖一政策,這個還是要認真斟酌,因為我們必須制造要落到實處,所有的東西都實實在在。因為寧波人就是實骨鐵硬。

  一休哥:對于城市來講,就是土壤夠不夠肥沃,這個是非常重要的,是吧!再一個我們在比較,就是跟城市比較的過程當中,現在是有民間的指標,我們剛才講的你不限購還算得了一線城市嗎?

  皓哥:別扯那個了。

  一休哥:第二個我們講大學的數量,你是不是夠了,是不是在全國知名的大學?第三個就是有沒有領軍的人物,就像馬云之類的。這個我們講在城市雙城記的剖析當中,我們正在尋找一項可以讓所有的百姓,就是這個城市的居民能夠引以為傲的東西。

  皓哥:你說這個對,我覺得最后一點特別值得重視,在這個城市其實有它自己的根脈。我們現在是有港口,一直通向世界,自古以來我們寧波話里面有很多,外來語都有,說兩個。原來日光燈要啟輝器跳泡,現在不用了,但是原來那個跳泡,寧波人不叫跳泡,叫斯別林(音譯)這很多。這說明我們的語言都有外來語,就是我們做國際貿易,對吧。

  江偉哥:應該更加開放。

  皓哥:應該更加開放,我們不能說因為短期這一塊外貿的東西受影響,國際大形勢,但是它會好的,對吧,而且這個傳統還要在。我們有自己的特色,寧波的東西,寧波的事自己弄,而且馬云他也只能有一個。

  一休哥:世界上也只有一個。

  皓哥:他只能一個,每個城市都想要,這就是這個故事,我們自己的其他的各個不同的。

  一休哥:所以定位是非常重要的。我們講從2025年行動當中也看到,我們講有新材料的,叫石墨烯的,其實當時石墨烯寧波是最早最早(研究的),材料研究所,就是中科院材料研究所就在寧波,我們可能抓了很多東西,可能跟民間的推動還不夠。

  江偉哥:所以現在你說的,現在這些新科技、高技術,其實對整個政府官員的要求也很高,你要能看得懂、聽得懂、判別得了。

  皓哥:有判斷力有眼光。

  江偉哥:對,因為有很多的時候,又說到馬云,也是一樣的,有些人就覺得他是一個騙子,長得像騙子,說話也像騙子,但是他其他的,給他土壤、給他空間,我覺得有很多的時候(應該扶持)。

  皓哥:應該扶持。

  一休哥:回到剛才江偉哥說的那個,浙江日報刊登了寧波的雅戈爾,像這樣的旗幟我們還是需要樹起來。

  江偉哥:對,我覺得應該(有),你說對了,我覺得這些大佬的紛紛表態也是很重要的。因為城市的戰略和企業的戰略,另外他也看到了房地產和金融的一些情況,有一些未必也適合你,因為他那個產業波動太大了,而相對實體來講它有一個持續穩定的問題。

  皓哥:好,我們看起來這個雙城記也聊得很透,但是還是寧波這個定好位咱們還是非常有信心的,是吧!

  江偉哥:有信心、有信心。

  皓哥:來來來。

  江偉哥:為2025服務。

  皓哥:服務好,三哥咱(干一杯)。

  江偉哥:再干十年再出發。

  一休哥:好!

稿源:中國寧波網  編輯:楊丹
聯系我們:電話:0574-87100000 | 郵箱:ggg@cnnb.com.cn
地址:靈橋路768號寧波日報報業集團
國家廣電總局網絡視聽節目許可證 1104076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函[2001]82號
俄罗斯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_国产一级婬片A片AAA毛片A级